其中一人一张符咒打过去,一面防御墙出现,挡在洪秀儿面前。

洪秀儿一头撞上去,直接被防御墙给弹回来了。

“想跑?有那么容易吗?”

冯波一脸淫笑,伸出魔爪向洪秀儿扑来。

“嘭!”

一声巨响过后,酒馆的门被踢飞了。

一条身影闪电般出现,挡在洪秀儿面前。

“林大哥,你总算是回来了!”

洪秀儿哇的一声哭出来,扑到林晓东怀里去。

“没事了,有我在,没有人能动你一下。”

林晓东真是万万没想到,他这才离开没多久,洪秀儿就会遇到这种事情。

这到底是世道的黑暗,还是人性的扭曲啊。

气质美女一袭纱裙头戴皇冠清冷气场写真图片

“你再不回来,我都想一头撞死算了!”

洪秀儿哭得很伤心,紧紧抱着林晓东不放手。

“臭小子,你就是洪秀儿嘴里的男朋友?”

冯波看到洪秀儿抱林晓东抱得那么紧,愤怒得七也都快冒烟了。

“男朋友?”林晓东愣了一下,看向怀里的洪秀儿。

洪秀儿羞得抬不起头来,默不作声。

“秀儿,你先退到一边去。我来收拾他们!”

林晓东轻轻拍拍洪秀儿肩膀,盯着冯波冷声道。

洪秀儿很听话的放开手,退到林晓东身后去。

冯波那五个猪朋狗友也跳起来,跟冯波站到一起去。

“冯兄,不得不说,这小子长得挺不错,难怪能把洪秀儿给迷住。”

“光有长相有个屁用,活在这个世界里,要有实力才行。”

“没错,死在我手底下的帅哥俊男,没有十个也有八个了,这小子或许是下一个。”

“小子,你知道洪秀儿是我们冯波冯兄的未婚妻吗?你小子胆子不小,连冯兄的女人也敢抢,给他戴绿帽,我看你是不想活了。”

“老老实实跪下,坦白从宽。敢反抗,让你小子见不到明早的太阳。”

五个兄弟一条心,纷纷拿出法器来。

不管是冯波,还是这五个猪朋狗友,都只是练气期修为。

就他们这点实力,还好意思教育林晓东,真是笑掉大牙。

不是吹牛,林晓东抬手一招,就足够灭掉他们了。

“秀儿,他真是你未婚夫?”

林晓东看向洪秀儿问道。

“我不知道,不管真假,我都不会嫁给他。”

洪秀儿气呼呼的道。

“婚姻大事,当然是父母做主了。这亲事由不得你。你个贱女人,小小年纪,就交男朋友,我现在都要考虑要不要你了。”

冯波越想越气,眼珠子都快要瞪出来了。

林晓东顿时头大了,一路听下来,赶情洪秀儿用他来当挡箭牌了啊!

“冯波,这事有误会。不管你是不是洪秀儿未婚夫,都不能乱来。马上离开,我当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

林晓东考虑一下,觉得还是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吧。

但是,冯波这边可不干啊。

“哎呀,听听这小子的口气,没把我们放在眼里啊。”

“臭小子,你以为你谁啊?就你还想吓唬我们?真当我们三岁小孩?”

“这小子太把自己当回事了,给冯兄戴绿帽也就算了,竟然还把冯兄不当回事,欺人太甚了。”

五个猪朋狗友嚷嚷起来。

听到这话,林晓东心头苦笑,被冤枉的滋味太难受了!

“小子,给你个机会。当场自宫,我饶你一命!”

冯波总算是拨出他身上那把灵器来,指着林晓东道。

“看来不动手是不行了!”

林晓东叹息一声,手势一抓,好家伙,直接就将桌上一桶冰给抓到手里来。

随即林晓东直接就将冰桶扣到冯波头上去。

“我靠,这小子找死,一起收拾他!”

五个猪朋狗友大吃一惊,没想到林晓东说打就打。

五人一起出击,剑刺向林晓东而来。

林晓东灵蚁蛊使出来,伸出手掌,将五把法器一起抓在手里。

五人大吃一惊,肉掌抓法器,这也太厉害了。

五人顿时意识到,他们根本不是林晓东对手。

想逃,已经来不及了。

林晓东放出五道狂龙紫电,轰击在五人身上。

当场就将五人电得奄奄一息,口吐白沫,无法再动弹了。

冯波刚想把冰桶从头顶上拿下来。

林晓东冲上去,几拳打在桶上,硬是把冯波给震昏过去了。

随后,林晓东将冯波六个人丢到街上去。

回到酒馆里,林晓东发现一位眼瞎的老人靠近洪秀儿。

林晓东吓了一跳,赶紧冲上去。

却发现老人递上一封信到洪秀儿面前,并没有恶意。

洪秀儿打开信,林晓东也凑上去。

原来老人想用信感谢洪秀儿。

刚刚洪秀儿唱的那首歌,正是这位老人所谱所写,他是专门为妻子所写。他一直以为,只有他妻子,才能唱出这首歌的精髓来。

可惜,他妻子很多年前就离他而去,他以为再也无法听到精髓之歌了。

结果没想到,今晚正想来喝酒,被拦在外面。却听到洪秀儿的歌声。

当时,老人眼泪忍不住就流出来了,他仿佛听到了妻子的歌唱。

他不得不承认,洪秀儿能将这首歌最精髓的地方唱出来。

“什么歌?我可没听到,秀儿不如再唱一次吧,就算为我而唱怎么样?”

林晓东一脸期盼的道。

老人极为激动,跟林晓东一样期盼听到第二遍。

那些刚刚听过的路人们,这时候挤进来了,显然也想再听一遍。

盛情难却,洪秀儿只能同意下来。

随着歌声响起,所有人都沉浸在洪秀儿动听的声音中。

林晓东甚至有种感觉,这就像在天籁之音一样。

确实太好听了,关键是歌声中表达出来的情感,让人能真真正正的感受到。

经久不息的掌声响起,一起送给洪秀儿。

洪秀儿羞涩的回到林晓东身边。

老人再次感谢一番洪秀儿,就坐到角落里去了。

而这时候,酒馆老板走过来,小声道:“两位,如果没别的事,我劝你们赶紧走吧!”

“为什么?难道我们就不能坐下来喝杯酒吗?”

林晓东皱着眉头道。“不是不是,如果你想喝小店的酒,我可以免费送你一桶,只求你赶紧离开。我这是为你们好!”酒馆老板焦急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