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无敌从欠钱开始最新章节!

黑煞还保持着惊恐的表情,到死他都没想明白,自己怎么就被自己的成名绝技给干碎了。

而张辰喘了几口粗气,冷笑道:“不好意思,我的气息其实很充裕。”

张辰没有突破至后天六境,可他储存的气息确实是极多,单论气息,黑煞还未有他充沛。

只是张辰的技巧实属一般,若是长久打下去,未必能真正取得胜利,所以在黑煞想要一招定胜负时,他故意制造出气息薄弱的假象,冒着重伤的风险,在黑煞露出破绽的一刻,复制了黑煞的那招飞天煞,运气与双腿,将黑煞一击毙命。

随后,张辰的冷笑微微一敛,眼中带着几分苦楚。

右臂上传来的阵痛让张辰眉头皱了起来,他小看了黑煞那一拳的威力,不过还好,不可一世的黑煞已然没了生机。

砰!

黑煞的身子重重摔落在地上,天水擂台早已不像之前那般完好,地面上满是裂纹。

“卢先生,我们……”周波如坠冰窖,整个人的面上带着三分死气。

本以为黑煞能够轻易解决张辰,没想到最后倒下的人竟然是黑煞。

卢凤生也是面若寒霜,眼中带着三分惊恐:“什么时候,天水市出了这么一位猛人?”

90后红唇唯美女神清纯私房照

黑煞在封天也是实力相当不错的高手了,只有省城级别,封天才会派出这样的高手,可黑煞却在小小的天水市折了。

这家伙为什么能变态到这种地步?

“卢先生,我们应该还有高手吧?”江安看到这一幕也慌了神,连声问道,可卢凤生的表情却带上了几分苦涩。

高手?

的确有,可黑煞已经是最强的高手了。

他就是想用黑煞震慑众人,同时也向未进天水擂台,在外部的人展现实力,现在黑煞意思,卢凤生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场在震惊过后,终于是爆发出了如同海啸一般的声音。

“英雄,当真是英雄,请张先生来我萧家一叙!”

“我青龙帮愿以张先生马首是瞻!”

“张辰大哥!”西郊李家的李向阳迅速起身,对着张辰弯下腰来:“张辰大哥,我们西郊李家本来就是跟混的,现在……”

张辰一听李向阳的话,嘴角不由得勾了起来,眼中带着三分不屑:“不好意思,我和不熟。”

李向阳顿时面色发苦,他这几天早已叛变到了卢凤生那边,他认为张辰和诚家老爷子,根本不是卢凤生的对手,可现在他发现自己错了。

甚至于,他错过了成为天水市第一帮派的机会不说,还可能遭到重创,此刻他悔的肠子都青了,想说什么,但很快又被那海啸的声音淹没。

诚老爷子一脸惊喜,而赵诗棠等人,此刻也坐不住了。

“妹妹,这个张辰竟然这么厉害,靠,怎么不早说呢!”徐宇又羞又臊,只能埋怨了两句徐欢欢。

“大哥,我之前跟说也不相信啊!”徐欢欢吐了吐舌头,看着擂台中央,仿佛万千光芒汇集一身的张辰,徐欢欢的眼中顿时出现了粉色桃花,一张俏脸也是露出了花痴的表情。

在天水擂台外,那天水市甚至是省城中人坐在车内,听着一人的汇报,皆是摇了摇头。

“卢凤生失败了,这天水市地下,还是诚天宇的地盘。”

“我们回去吧。”

说话间,那一排排豪车组成的车队迅速离去,仿佛从未来过一般。

他们清楚,黑煞便是卢凤生的最强战力,也正是因为黑煞,他们才围在天水擂台的外围,现在黑煞死亡,他们自然没有了留下的道理。

本应下一场大雨的天气忽然放晴。

诚天宇看向卢凤生,道:“还有什么招数?”

其实在询问时,诚天宇也很畏惧,若是卢凤生再找来一名实力高于黑煞的人,恐怕还真没人能拦得住了。

卢凤生再不复之前那般霸气,面色苍白如纸,他狠狠的看着张辰,势要记住张辰的模样。

张辰一看也知道,卢凤生估计没什么招数了,从口袋中拿出一枚丹药放进口中,受伤极重的右臂正在慢慢的愈合。

剩下的事,交给诚老爷子就够了,张辰在众目睽睽之下,走回了看台处。

之前无比嫌弃张辰的徐宇,此刻却比谁都要热情,连滚带爬的跑到张辰身边,用结实的臂膀搀扶住了张辰:“妹夫,没事吧妹夫?”

“妹夫?”张辰一脸懵逼,再看徐欢欢一脸娇羞,张辰差点无语。

“兄弟……”管文献拿出手帕,为张辰擦了擦血迹:“没想到这么厉害,从今日起,恐怕的威名要在天水市传开了。”

张辰苦笑了一下,就在这时,赵诗棠紧紧抿着嘴唇走了上来。

“对不起。”赵诗棠的表情复杂到了极点,这一声对不起,声音也是极低。

她现在后悔不已,若是当初没那么看轻张辰,现在也不至于尴尬成这个样子。

“不用对不起,我出手完是看在老赵的面子上,记得告诉他,他的人情我还了。”张辰道。

“没问题!”赵诗棠忙不迭的点头,此刻温顺的就像是一只小绵羊。

赵诗他那个的心中五味杂陈,本以为张辰就是个窝囊废,结果……这赘婿的儿子,太凶猛了。

对了……

赵诗棠忽然想到了什么,连忙说道:“那个,张辰,我有件事想和说。”

“哈?”张辰疑惑的看向了赵诗棠。

“当初林家找我合作,管我借了一笔钱,然后……总之,我答应了,今天正是林家老太吞并大姐公司的日子。”赵诗棠一脸内疚的说道。

那阵子赵诗棠对张辰也是不满意张辰,所以鬼使神差的答应了林家老太的请求,如今知道了张辰的真正实力,赵诗棠悔的都快给自己一个大耳刮子了。

“现在,大姐可能就在林家,如果计划没错的话。”赵诗棠继续道。

张辰眉头一皱:“赵诗棠,我和哥是好朋友,就这么害我?有没有点良心?”

若是往常,张辰发怒,赵诗棠绝对感受不到有什么威势,可现在……

赵诗棠只感觉双腿发软,小声道:“对,对不起,我,我会补偿的,现在应该还来得及。”

“现在跟我去林家,跟他们说清楚。”张辰皱眉道。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