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快,一行五百骑兵护送着王幕迅速从东门鱼贯而出。

王幕坐在马车上,回头看着远处南门正在发生的战争,总算舒了口气。

“还好有傻子帮我们挡住黑风寨,不然可没这么容易脱身。”

“咻咻咻!”

就在这个时候,突然间一阵箭雨声响起,当场有数十名骑兵中箭落马。

还不等王幕变色,一阵喊杀声传来,只看到大约两千马贼向着自己冲了过来。

“杀啊,杀了狗官。”

“保护大人!”

一番拼杀战斗,很快王幕身边的骑兵死伤近半,余者都被马贼们围了起来。

就在这个时候,马贼之中一名身着金甲的女子走了出来,她看着王幕,冷笑道:

“狗官,你可还记得我?”

王幕惊呼出声:“是你,不可能!”

双马尾漂亮学生妹甜品店写真图片

“……”

“是时候了。”

远处的一个山坡上,陈牧之骑着黑龙马,不动声色的将一切尽收眼底。

只见他一马当先,冲了出去。

“随我冲锋。”

“轰隆隆……”

三百黑甲铁骑鱼贯而出,重甲铁骑的马蹄敲击在大地上,发出剧烈的声响,这不像三百铁骑,更像是千军万马。

尚在数百米之外,所有人就听到了黑甲铁骑如山洪一般的冲击声,然后在短短的十几秒之间,黑甲铁骑竟然就冲到了跟前。

然后眼睁睁的看着黑甲铁骑撞到了马贼群中,这就好像三百辆极速奔驰的坦克撞上了脆弱的纸箱子,那可怕的黑色重骑兵就如梦魇一般,瞬间碾碎一切。

仅仅一个冲击,上百个马贼直接被撞飞,整个马贼阵型都被撕裂了。

等到黑甲铁骑贯穿整个战场,陈牧之再次掉头返回,继续向着马贼群发起冲锋。

这一回,陈牧之发现有一道身影注视到了他,是那个金甲女子,她骑着一匹骏马向着他冲锋了过来。

她一身耀眼的金甲,手持黄金战矛,满头乌黑长发随风飞舞,璀璨的让人无法直视。

“好一个风采绝世的美人。”

“锵——”

长枪和战矛碰撞的瞬间,陈牧之面色一变。

这绝对不是炼体境界的力量,她竟然凭借战矛一击将他震的虎口发麻。

霎时间的交错而过,双方转眼就冲出了上百米的距离,陈牧之回首看去,只看到那女子深深地看了他一眼。

“撤。”

最终随着金甲女子的一句话,两千多马贼迅速的收兵,如潮水般的退去。

“我们为什么不追?”眼看马贼离去,陈宇忍不住问道。

陈牧之摇了摇头:“有时候,活着的对手,比死去的更有价值。”

听着他的话,陈宇若有所思,也不知懂了没有。

“……”

“本官是清河县的县令,多谢公子的相救。”

王幕站在陈牧之身前,面色有些激动的说着:“不知公子贵姓。”

“救大人是举手之劳,应该的。”

“在下陈牧之。“陈牧之拱了拱手:“有礼了。”

两人寒暄一番,然后王幕将陈牧之请回县城。

在县令府邸坐好,王幕让人给陈牧之奉上茶点,还是陈牧之开始问起。

“牧之今日所见,怎会有如此猖狂的贼匪,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袭击朝廷命官?”

听到陈牧之说起马贼,王幕面色有苍白起来:“公子有所不知,这马贼乃是黑风山上的恶贼,无恶不作丧尽天良。”

“今日县尉奉命去剿匪,竟然中了马贼的埋伏,不仅损失惨重,连县尉都当场战死。”

“唉,今日要不是公子相救,我这一把老骨头,估计就完咯。”

等县令讲话说完,陈牧之这才道:“清河县好歹也有数十万人,应该有上万精兵,竟然都拿不下这一群马贼。”

听着他的话,县令面色尴尬,他总不能说清河县的上万精兵被他们吃空饷吃成了几千杂兵。

“主要是那贼寇太阴险了,黑风寨先埋伏了县尉的大军,又偷袭害死县尉,才至于此。”

“原来如此。”陈牧之点点头:“那贼首确实不凡,我跟那黑风寨的大寨主交手,竟然都不能胜她。”

“以我之见,她的力量几乎不弱于后天境的高手。”

“后天境?”

王幕面色猛地变了变,瞬间苍白了起来:“这可如何是好。”

后天境高手一人之力可破千军,放在大齐军中都是将军级别的存在。这样的强者,完可以一己之力在清河县中杀个七进七出。

“以她跟我的大仇,若有机会绝对不会放过我。”

“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想到自己的小命朝不保夕,县令面色分外慌乱,突然他看了陈牧之一眼,猛地想出了一个主意。

“公子能跟黑风寨的寨主交手不败,身边的随从又军纪严明,定是一大将才。”

“如今我清河县县尉战死,城中军备百废待兴,正缺先生这样的大才力挽狂澜。”

听着王幕的话,陈牧之心花怒放,表面却依旧平静的挑了挑眉毛:“县尊何意?”

县令连忙道:“我想举荐公子担任我清河县的县尉。”

“这。”陈牧之装作犹豫的道:“在下初来乍到,就登临高位,这不好吧!”

见他似乎要婉拒,王幕心里可急坏了,要是这个时候陈牧之走了,下次黑风寨打来可就没人救他了。

于是他连忙道:“公子今日大破黑风寨贼寇,挽救城中数十万百姓于水火,如此大功还当不起县尉之职谁还当得起?”

最终陈牧之推辞了两次,还是接下了县尉之职。

眼看陈牧之答应,县令心里一颗大石落下:“从今日起,陈大人就是清河县的代县尉了,我会向郡守去信举荐你,不出意外的话,陈大人的文书很快就会下来。”

“如此,就多谢王县令了。”

在县令府邸呆了半个钟头,眼见天色不早,县令将陈牧之送到了一处府邸中。

“此处府邸是城中的产业,牧之你在城中没有落脚之地,此处以后就是你就在城中的府邸了。”

“有劳了。”

等到县令离去,陈牧之这才查看起这处府邸。

这座府邸占地数亩,整座府邸分前后三进,除了十几间大房之外,议事厅,花园,池塘一应俱,在清河县这样的小县城中,也算得上气派了。

从规格上来看,这应该就是朝廷专门给城中高级官员配套的住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