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

“别别别!”

“帅哥别删我!”

聊天框里,瞬间弹出三条信息,似乎这个“深院锁清秋”非常害怕被删好友似的。

陈轩打字道:“还有什么好说的?”

“帅哥,华夏那么多人用微信,我能一下就加到做好友,是我们两个人之间的缘分啊。”

“我不相信什么缘分,一个男骗子,还装什么美女,再说下去,我都想吐了。”陈轩一想到对方是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居然跟他谈什么缘分,内心没来由的一阵恶寒。

“深院锁清秋”似乎因为陈轩这条回复,在犹豫什么事情,这次没有秒发信息,而是隔了十多秒,才回复道:“帅哥,既然不相信我,那我只能发张照片证明自己了。”

很快,聊天框里弹出一张清晰的照片,一个女人躺在床上,穿着睡袍,身材成熟丰美,一双白花花的大长腿靠在墙壁上,十足的诱人,只是看不到脸。

陈轩看到这张照片里的女人,身材已经可以和沈冰岚、香蝶蜜相媲美。

然而他并没有什么感觉,只是冷冷一笑,这种腿照随便在网上就可以找得到,肯定是骗子预先准备好的。

而且还不让他看到脸,很可能怕他认出是某个网红或者女明星。

黄色毛衣大辫子女生唯美室内照

“帅哥,现在信了吗?我可是第一次给人看我的私房照哦!”手机屏幕又弹出“深院锁清秋”的信息。

陈轩唇角微微勾起,打下一行文字:“这种私房照网上一大堆,我信才傻,好了,不跟扯淡了,别再回复我,否则我立马拉黑!”

好像真怕被他拉黑似的,“深院锁清秋”真的没有再回复一句。

陈轩正想直接删了这个骗子,手机屏幕突然弹出来电显示,是一个陌生人号码。

“我靠,不会这么快就查到我电话号码了吧?”陈轩顿时十分无语,现在的骗子都这么神通广大了吗?

不过看到手机安全防护并没有提醒来电号码是危险诈骗号码,陈轩觉得或许别人打过来的,想了想还是接通了。

“喂,陈先生您好,我是祁国伟。”电话那头,传来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

陈轩暗道一声,还好接了,原来是市警察局长祁国伟打来的。

当即开口回应道:“祁局长,请问有什么事吗?”

“是这样的,陈先生,我们查到豪发地产老板王豪发,今晚请了一群奇异人士到他的一块废弃楼盘里,据我的属下称,那些奇异人士,是王豪发请过去做法事的。”祁国伟回答道。

“做法事?做什么法事?”陈轩不禁有点好奇。

祁国伟接着说道:“王豪发的那块废弃楼盘,名叫九龙苑,是用天海市南郊一座小荒山开发而成,但据说开发到一半的时候,传出楼盘闹鬼,好几个建筑工人离奇身亡,因此楼盘兴建工程便烂尾了,王豪发现在请人去九龙苑做法事,驱鬼避邪。”

“原来如此,祁局长,是不是怀疑王豪发请人做法事,和蔡书记身中蛊毒有关?”陈轩立刻联想到蔡书记。

祁国伟解释道:“王豪发这次肯定不是做法事那么简单,我怀疑那些奇异人士,其中是不是有蛊师存在?因此我想请陈先生一起过去探查一下,不知道陈先生您今晚有没有空?”

“我可以过去。”陈轩之前已经答应蔡书记和祁国伟,会帮他们出手。

虽然警方力量,足以对付一个图谋不轨的地产老板,但要是真的遇上蛊师,在完全不了解蛊术的情况下,警方很可能会出现严重的伤亡。

因此陈轩不介意帮他们一把,而且自己也想见识一下和王豪发有关系的那个神秘蛊师。

“太好了,谢谢陈先生,为了避免打草惊蛇,我身份特殊,就不陪陈先生您过去,不过我已经安排了一个便衣小队在九龙苑附近,观察情况,陈先生可以过去和他们汇合。”祁国伟语气欣然的说道。

说着,就把便衣小队的联系方式和位置报给陈轩,让陈轩多加小心之后,两人结束通话。

陈轩也不迟疑,当即动身前往天海市南郊,九龙苑楼盘所在地。

他现在已经吸收了大量桃木上的灵气,转化为仙气,且又炼制出桃木小剑这件法器,有所依仗,区区一个王豪发,不足为虑。

不过为了低调,陈轩没有开自己的黑暗骑士超跑,而是搭乘一辆计程车,前往目的地。

到达地点之后,天色已经完全暗了下来。

由于位置偏向郊区,九龙苑附近都不怎么繁华。

再加上楼盘烂尾,原本入驻这里的商家也纷纷撤离,全都赔了血本。

当陈轩下车之后,看到楼盘前立着一张高高的石牌,上面刻有“九龙苑”三个大字,石牌后面就是一栋栋高档楼房和独栋别墅。

只是没有人入住,没有一点灯火,看上去空荡荡的,气氛有点阴森。

与九龙苑楼盘相接的几条商业街,人流也不是很多,许多路人似乎刻意避开这里。

陈轩先按照祁国伟给的号码,拨打了便衣警察的电话,得知对方的位置之后,便走了过去。

只见靠近九龙苑的一个路口,停着一辆黑色面包车,车旁边站着一个灰色外套的青年人,看上去就是普通小伙,完全没有警察的气质。

这个青年见陈轩走过来,好奇的问道:“就是我们局长说的陈先生?”

“没错,是我。”陈轩面色平静的回答道。

青年内心颇为讶异,这么年轻的男生,局长怎么会请他来帮忙,莫非这个年轻人身怀异术不成?

反正,以他做警察五年的眼界,完全看不出来陈轩是什么身份,只能按照局长的话做。

青年便衣警察警惕的扫视了周围一圈,发现没有什么异常后,便对陈轩说道:“陈先生,请上车说话吧。”

陈轩点点头,坐进面包车,青年便衣仍旧站在外面望风。

上车之后,陈轩发现车里坐着三个人,两男一女,自然都是便衣警察,看来这是四个人的便衣小队。

三个便衣也和外面那个一样年轻,年龄大约在二十五六岁左右,车里两个男便衣长得普普通通,就算犯罪分子都判断不出他们有警察的特征。

倒是那个女便衣比较特别,让陈轩忍不住多看了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