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武者齐齐干杯,每个人脸上都洋溢着兴奋和期待。

这些自诩武学界正统传人的武者,其实内心一直有一股怨气,那就是他们觉得自己被现代社会给遗忘了。

偶尔出来表现一下,拍个练武视频,也会被普通民众瞧不起,当笑话看。

甚至还有较真打假的。

当然,这些修炼传统武学的武者,真实水平确实都很一般,但却喜欢把自己吹上天,正好这几年遇上一个热衷打架的徐姓武者,上门挑战各大“正统传人”,把他们打得落花流水。

也就是从那时候开始,传统武学成了彻底的笑话。

反倒是真正的武道宗师,比如洪震南,严宗鹤等人,不会在网上吹嘘自己。

而这些真正的宗师,也不屑和所谓的老武学派来往。

被外界当成笑话,被真正的圈内人看不起,传统武学的武者们内心没有怨气是不可能的。

他们一直在幻想和等待一个扬眉吐气的时机。

当标榜自己是青城山正统传人的燕荆横空出世,迅速聚拢千万粉丝时,他们看到了希望!而今天燕荆摆英雄宴,请他们现场见证与冢原一心的一战,正是传统武学重新复兴的最佳时机!只要燕荆击败冢原一心,他们这些传统武学的传人,身份地位也会跟着水涨船高。

到时候看看还有谁敢打他们的假。

嫩模床上展示完美身材

峨眉的代表丁凛、方盘和白娟娟,也在宴席之上。

只是他们被陈轩各打一巴掌,脸部还没消肿,坐在那里和别人敬酒,未免有点尴尬。

被同道问起时,三人都含糊其词。

但是明眼人都看得出来,提起脸上的伤,丁凛三人眼里有怨恨之色。

这时燕荆敬酒一圈,又开始发话了:“各位同道,我在微博上盛情邀请邪帝一事,想必你们都知道了。”

“让我感到很遗憾、也很失望的是,邪帝今天并没有到场赴宴。”

说到这里,燕荆顿了顿,想看看众人的反应。

果然他话音一落,众人便纷纷鄙夷、斥责邪帝,说邪帝胆小怕事,遇到真正的高手就不敢现身了。

燕荆听到这些议论,内心非常满意,他摆摆手示意众人安静下来,又道:“原本我很敬重邪帝,每次听到邪帝引动高丽举国围剿、大败东瀛诸多顶级高手的光辉事迹,我都会热血沸腾、不能自己!”

“所以在我印象中,邪帝应该是咱们华夏一等一的盖世英雄。”

“甚至冢原一心扬言约战之后,邪帝一直没有站出来表态,我也很能理解。”

“因为有传言说邪帝在高丽、东瀛两战后身受重伤,正在调养,没有回应冢原一心情有可原。”

“可是,最最让我失望的,是邪帝作为我们的同道,却连英雄宴都不来参加!”

“这不是不给我燕某人面子,而是不给各位英雄豪杰面子啊!”

燕荆这番话说得慷慨激昂,而且眼中满是遗憾痛心之色。

他的发言感染了在场的所有人,一群传统武学的武者的情绪都变得激愤起来,对邪帝的斥骂声也越来越大了。

其中丁凛三人骂得最凶、最厉害。

白娟娟还打开手机直播,调到十级美颜后,对着屏幕就是一顿怒骂。

她在某个直播平台有十万人关注,算是一个小火女主播,主要靠姿色和峨眉武学正统传人的名头,吸引不少观众。

见白娟娟把邪帝骂得狗血淋头,她的粉丝也跟着骂起来。

“邪帝根本不算个男人,把人家的脸打成这样,今天参加英雄宴都不好意思见人了!”

白娟娟一边骂,还一边带上哭腔。

楚楚可怜的样子,博得诸多粉丝的同情心。

“什么?

邪帝还敢打我们娟娟?

别说不是男人,那简直不是人!”

“亏我以前还很崇拜邪帝,没想到他是这种人,呸!”

“娟娟别哭,我给你送十发超级火箭!”

看到这条土豪弹幕,白娟娟才挤出一丝笑容。

回到宴会,等众人骂过一轮之后,燕荆语气微沉道:“既然邪帝不给咱们面子,那也不要怪我燕某人说话直了!”

“我知道在场有很多同道在开直播,不过我不介意你们把我说的话直播出去。”

“今天我燕荆话就放这里了,邪帝就是一个怂货、缩头乌龟,不配称华夏武学界第一人!”

“燕剑侠,骂得好!”

现场一片叫好,掌声雷动。

便是白娟娟的直播间,都刷起一片“666”的弹幕。

“娟娟,赶紧把摄像头转到燕荆那边,让我们看看燕剑侠!”

白娟娟顺着粉丝的意愿,把手机摄像头转向燕荆。

只听燕荆继续说道:“既然邪帝不敢迎战,那就让我燕荆来迎战冢原老鬼!”

“华夏武学界,由我燕荆来守护!”

“好!”

宴会上又是一片掌声。

燕荆让两个跟班把他的兵器端上来,一蓝一红两把宝剑,散发出淡淡光芒,引人瞩目。

“我青城镇山之宝水火坎离剑,好久没见血了!”

“今日,请各位吃好喝好,等冢原一心一到,各位便随我上山,让冢原老鬼见识一下,我们华夏的真正武学!”

众人被燕荆的言语调动得情绪高涨,开始大碗喝酒、大口吃肉。

这时丁凛、方盘和白娟娟走过来和燕荆敬酒。

“丁师兄,方师兄,白师妹,你们的脸怎么了?”

燕荆好奇的问道。

丁凛义愤填膺的道:“哼,我们昨晚夜游泰山,遇上一个自称邪帝的男子,嚣张无比,一言不合就动手打人,我们猝不及防之下,被他所伤,我怀疑那个男子就是真正的邪帝!”

“哦?

竟有此事?”

燕荆闻言更加惊奇,邪帝那个家伙真敢来泰山?

“你们详细说说那男子长得怎么样。”

“燕师兄,那男子肌肤苍白,身体十分虚弱,外形和网上流传的邪帝照片非常像,所以我们才怀疑他是邪帝。”

白娟娟说话的时候,摸着自己受伤的脸颊,又开始装可怜。

燕荆听白娟娟这么说,内心同时涌现两种情绪,一是惊喜,二是疑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