边定远气不过,怒视廖方伦道:“大胆,竟敢对陈先生和霍部不敬!你可知道,我们乃是龙城组织、龙城飞将!”

“什么龙城组织、飞什么将,没听过。”

廖方伦继续嗤笑道。

然后他扫视一圈场,高声问道:“各位朋友,你们有听说过什么龙城飞将吗?”

“没听过这个组织!”

各大家族纷纷回应。

见江北十几个大人物都表示没听过,廖方伦彻底放下心来。

连他们都没听过龙城飞将,这个组织肯定没什么份量。

起码在江北这边上不了台面。

“孤陋寡闻!”

边定远见这个紫琅市廖家少爷就是一只井底之蛙,不禁冷声而道,“廖方伦,让我来告诉你,我们龙城组织”“边龙将,不用跟他解释太多。”

陈轩随意的摆摆手。

纯真善良少女齐刘海暖系写真图片

他的目光扫向江北第一高手印斟,眼神淡漠的问道:“怎么样,考虑好要替廖方伦出头了吗?”

印斟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应答。

他虽然也不知道龙城组织是什么东西,但是陈轩身后站着那两个华贵西装的中年人,似乎不是一般人物。

“印师傅,不用考虑了,我再加一百万酬金,您尽管放心出手,不管什么后果我都给您兜着!”

廖方伦完不把所谓的龙城组织放在眼里。

不知者无畏,正是如此。

“你兜得起吗?”

陈轩身边的皇甫雄终于忍不住了,踏前一步,就是一声暴喝。

廖方伦被这个气势霸道的男子吓了一跳。

这是一种上位者的天然压制。

心中升起不妙的预感,廖方伦赶紧收起气焰问道:“请问您是?”

“江南,皇甫雄!”

皇甫雄此话一出,场震动!原来这位霸气男子,居然是江南四大超级家族的大家主!那么后面那位和他容貌相似的中年人,就是二家主皇甫材了。

谁能想到,陈轩背后的势力,居然有江南超级世家!对在场的江北大人物们来说,江南皇甫家族的名头,实在是太响亮了!而这种超级家族,似乎竟是臣服于陈轩的样子。

这一下险些震傻廖家、滕家和艾家众人。

滕妘、滕霓裳一直为滕家能够登顶紫琅市第一档家族而努力。

紫琅市属于三线城市,紫琅市的顶级家族远不能和雄踞江南的超级家族相比。

而东方家族却是他们廖家敌人陈轩手底下的势力。

两相比较,差距实在太大了!滕霓裳万万没想到,当了她一个月冒牌老公的陈轩,背景竟然这么恐怖!这下就算是廖家,也顶不住啊!廖方伦震骇过后,努力堆起笑容问道:“皇甫家主,这中间是不是有什么误会……”“误会?

我看没什么误会,你只需要想清楚,得罪陈先生的后果是什么就行。”

皇甫雄懒得废话。

在他眼中,廖方伦已经是个死人了。

至于他所说的后果,廖方伦哪里听不明白?

他们廖家很可能要遭受灭顶之灾了!而霍英觉他们带着十五块天外陨石来之后,陈轩可不管那位鉴明法师有什么佛门神通,他就要出手,击杀廖方伦。

不过这时山下又开上来许多辆小车。

沈冰岚、云东谭家、赵家、蒋天华、龙飞等等势力,都到了。

看到陈轩,沈冰岚、张芷澄、唐秋灵还有香蝶蜜欣喜若狂。

四个不逊姬无双的大美女来到陈轩面前,看得现场许多男士不由得瞪大眼睛。

滕霓裳作为紫琅市最漂亮的美女,完完被比了下去。

一直把自己的容貌当成最大优势的滕霓裳,此刻甚至有点自惭形秽。

不过更让她和廖家、滕家震惊的是,陈轩背后的势力未免太多了。

而陈轩一个眼神,沈冰岚她们就心领神会,知道陈轩现在正要办事。

蒋天华等人恭敬的站在陈轩身后,冷冷的看着廖方伦。

这让廖方伦顿感压力山大,背后冷汗涔涔而下。

他们廖家今天开始,也不过勉强跻身江北第三档家族之列而已。

陈轩的势力可是比他廖家大多了!廖家今天恐怕要尊严扫地!然而这还没完,香岛的大师们也来了。

黄文初,阎灵姑这两位,便是江北都听过他们的名声。

而香岛十几位大师一来,就对陈轩恭敬问候。

廖方伦感觉口舌发干,重压之下,他快承受不住了。

滕霓裳、滕华远、滕妘、艾翁这些,已经被震得一脸麻木。

与陈轩身后的这么多大势力相比,他们滕家、艾家就是不入流的小家族!当一辆兰博基尼爱马仕开上山时,无数人忍不住屏住呼吸。

那个懂车的富少大叫一声:“卧槽,这不是世界顶级超跑、价值四个亿的兰博基尼爱马仕吗?”

众人都不敢眨眼睛看着兰博基尼,车上下来两个人。

尚星集团老总洙珉奎,以及他的儿子洙承舜。

“陈先生,我把这辆兰博基尼爱马仕,运到华夏给您赔罪来了!”

洙珉奎一来就对陈轩俯首低眉。

滕霓裳不由捂住了嘴唇。

她突然觉得自己那辆价值两百万的帕拉梅拉,就是辆玩具车。

但是最让她和滕家人无法置信的是,世界级企业、尚星集团老总居然也是陈轩的人脉?

廖方伦呆立原地,感觉自己都快无法呼吸了。

“廖方伦,你不是吹嘘你们廖家能结交到丹劲大师吗?

怎么,还不请这位印师傅出手?

这可是你最后的机会。”

陈轩逼近一步,语气不含一丝人类情绪的问道。

这个距离,不需要一秒,他就可以让廖方伦横尸当场。

“放肆!”

鉴明法师突然开口,“廖家乃我寺善主,谁敢动廖家,大势至菩萨必会降下惩罚!”

鉴明法师的话让廖方伦紧绷的心脏骤然一松。

他突然发现自己没必要这么紧张害怕。

他们廖家可是有鉴明法师罩着呢!鉴明法师是大势至菩萨的凡间代言人,言出法随,凡间再大的势力,也抵不过鉴明法师的隔空一指。

他有什么好害怕的?

“陈先生,据我们龙城组织资料记载,这个鉴明法师神通怪异,身为凡人,却能施展佛法,您现在重伤初愈,要不要先用天外陨石治好伤势,再……”边定远在陈轩身后压低声音请示。

连身为龙将的边定远都特意提醒,陈轩不得不真正重视鉴明法师。

他现在无法运转仙气,万一鉴明法师真有什么怪异神通,那便不好应付了。

感觉到陈轩杀气稍减,廖方伦愈加的笃定,甚至嘴角勾起一丝得意的弧度。

就在陈轩考虑要不要当场使用天外陨石时,山下又有车开上山来。

这次车子里走下来的是几个西装革履的人物。

不过其中有一人穿着花衬衫和短裤,手里还拿着一瓶二锅头边走边喝,似乎心情很好。

“今天紫琅山这么热闹啊?”

一个陈轩很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