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可能!”傲尘公子认同惊呼。

而陈轩则是再次慢悠悠的举起手掌:“长白山道门玄宗是吧?”

“六成法力,定!”

看着陈轩的巴掌又要落下,傲尘公子连施法诀。

然而。

啪!

又是一巴掌!

“北方年轻修行者中的翘楚是吧?”陈轩第四巴掌又要来了。

“八成法力,定!”

傲尘公子惊骇不已,眼中的怒意更是如同炙热火焰。

但是他这一次提高两成法力,却依旧无法奈何得了陈轩。

啪!

单反文艺背带裤妹纸清新写真

这一次,傲尘公子直接被扇倒在地,纸扇跌落到了一旁,那模样要多狼狈就有多狼狈。

陈轩居高临下,眼神嘲弄的看着傲尘公子。

这个所谓的长白山道统传人,也不过如此。

陆宝锋和王璟言他们看着他们请来的傲尘公子,却像一条狗那样被陈轩打,连八成法力的定身术都定不住陈轩。

而傲尘公子之前还说气境宗师只是一条稍微强壮点的狗。

此刻的画面未免有些讽刺。

这一刻傲尘公子羞愤到了极点。

他是北方年轻一代修行者中的翘楚,就算放眼全华夏,修炼天赋也是天才级别的。

在长白山一脉,他也是最受宠爱的弟子。

而无论参加什么修行者省会,其他道统的长辈也对他赞赏有加。

更是深受其他道统弟子的敬仰。

如今却被陈轩接连打了四巴掌!

这样的羞辱,傲尘公子感觉简直比杀了他还难受!

“小子如此不知好歹,敢辱我傲尘公子,就是辱我师门!届时就算武功再高,也承受不了我长白山道统的怒火!”傲尘公子踉踉跄跄的站起身来,沉声怒道。

陈轩闻言,不禁笑了一笑:“先考虑一下,自己能不能走出这座拢翠阁吧!”

“还敢威胁我?”傲尘公子瞪圆了眼睛,怒火更盛了。

不过他也终于开始忌惮陈轩的身手,内心承认自己看低了武者的实力。

因此傲尘公子缓缓的退了两步,与陈轩拉开距离。

这也是他的师父叮嘱过的。

修行者与武学界的气境宗师交手,必须保持一定的距离。

而这时陆宝锋大声提醒道:“傲尘公子,请快用其他术法!”

王璟言他们都听得眼前一亮。

他们刚才确实被陈轩震住了,以为陈轩能够抵御得了傲尘公子的定身术,就是实力比傲尘公子更强。

但定身术毕竟只是傲尘公子最基础的术法。

这位道门玄宗出身的弟子,可不止会定身术那么简单。

而且这些富二代也全都听说过,修行者是会使用法器的。

传说中的法器可以呼风唤雨,掌控雷霆,根本不是凡人之躯能够抵挡。

而傲尘公子出身名门,怎么可能没有法器护身?

一旦傲尘公子祭出法器,就算陈轩的肉身防御再强,也不可能抵御得住!

眼见傲尘公子捡起地上的纸扇迅速打开,然后运转法力,纸扇瞬间散发出淡淡青光。

陆宝锋等人顿时又是惊喜、又是期待。

没想到傲尘公子这柄纸扇,居然就是法器!

而风玥则再度露出担忧之色。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真正的法器,不知道这法器有什么威力,陈轩能不能够对抗得了。

“有意思。”陈轩脸上挂着淡淡的笑意开口道。

傲尘公子的纸扇居然是法器,他倒是没有看出来。

“小子,看出来了?”傲尘公子激发法器之后,重新恢复自信的神色,“我这柄山河扇,乃是真正的法器,知道我用这法器施展术法,威力会比定身术强大多少倍吗?”

“哦,多少倍?”陈轩饶有兴趣的问道。

傲尘公子头颅一扬,冷笑道:“是二十倍!”

听到这个数字,所有人都被震了一把。

法器给修行者的术法加持,居然能达到恐怖的二十倍?

怪不得那些拥有法器的修行者,态度都非常高冷,傲视世俗社会那些有钱有势的人物。

盖因修行者确实掌握着凡人难以想象的能量!

这也是为什么傲尘公子面对京城大少王璟言和陆宝锋,还是非常倨傲,而且还敢收他们五个亿。

因为傲尘公子的倚仗太强大了!

师承名门,法器护身,基本能在京城里横着走!

不过所有人都吃惊于二十倍这个数字时,陈轩始终面不改色。

“哼,无知者无畏!”傲尘公子漠视着陈轩。

在他的眼里,陈轩已经是个死人了。

紧接着傲尘公子催动法力,口念法诀,然后手指从扇面轻轻一捻!

竟是将山河扇里,一片河山上凌空而立的七柄飞剑,从中捻出其中一把!

“剑来!”

傲尘公子一声冷喝,这柄飞剑便从扇面飞出,刹那间整座拢翠阁都被寒光笼罩!

这柄飞剑一出来,在傲尘公子周身旋转一周,似乎非常的兴奋雀跃。

看到这一幕,众人全都瞪大了眼睛,既是震惊又是敬畏。

他们能够感受到这柄飞剑杀气腾腾,寒气袭人,而且其中还蕴含着淡淡的血腥气。

显然剑下已有亡魂了。

“小子,看到没有,这才叫玄门神通!”傲尘公子愈加的得意了。

在召唤出飞剑的这一刻,他已然立于不败之地。

“傲尘公子,请别杀他,先斩断这小子的手脚!”

这时陆宝锋开口,他可不想陈轩这么轻易死去。

“哼,我自有分寸!”傲尘公子最不喜欢听人吩咐。

不过收人钱财,替人消灾,他还是顺着陆宝锋的意,驱使飞剑,往陈轩的一只胳膊斩去!

寒光大放之中,彰显出极其凌厉的剑气。

这柄飞剑,似乎能斩断一切世俗之物!

飞剑来势极快,如电闪雷鸣,陈轩却是不闪不避,反而伸出两根手指,手指上发出淡淡光芒,竟是意欲接住飞剑。

“天真!”傲尘公子摇了摇头。

气境宗师的真气,又怎能和他法力加持的剑气相比?

这小子还妄想用真气护住手指,去接他的飞剑,确实太天真了!

而且就算是和他傲尘公子同一级别的修行者,都不敢在法力护体之中,徒手去接他的飞剑。

那无异于豆腐砸刀刃,结果毫无悬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