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清晨。

图威尔酒庄总经理路易斯早早的起床,他开车去酒庄上班,然后直奔酒窖。

酒窖里价值400万欧元的2017年,2018年份的红酒,因为农残问题,新任老板要求销毁。

他放出消息,有媒体采访,但也有商人来谈收购,前后几波,出价都也不低,有的出到100万欧元。这些酒,如果送到sgs农残检测机构,是合格的。所以,一些酒商就想将酒的原液直接买回国,然后在国内分装,换牌出售。

路易斯陷入纠结。

一辆黑色迈巴赫停在酒庄门前。

路易斯看到迈巴赫车头前,站着两个人,一个黄皮肤的华夏青年,一个是白人。

华夏青年也是酒商,昨天在电话里和他沟通过,对方出价120万欧元,要将这两年份红酒部买走。

路易斯左思右想,120万欧元的诱惑确实不小。

若是悄悄的做,表面上是销毁了,实际上偷偷卖给酒商,120万欧元可以揣到自己的腰包。

但是新老板派了一名酒庄监督,也就是玛丽恩,这件事要做,需要和玛丽恩一起。

所以,路易斯也通知了玛丽恩前来。

海边的风

两人和酒商谈判,对方又加价到130万欧元。

“我不同意,陈先生给予咱们的信任,不能用来做这种事。”玛丽恩经过思考后,断然说。

路易斯也释然了,说:“其实我也是不同意的,既然咱们达成一致了,那就拒绝所有酒商。”

两人商议好,就对那华夏青年表示了拒绝。

“你们老板呢?看你们两个白皮也不像是管事的,叫你们老板来。那些酒他销毁也是浪费,还不如低价卖掉,反正对人体又没害处。”青年说,又对一旁的翻译说,“翻译。”

“我们老板已经发话了,不会卖的,就是要销毁,抱歉。”玛丽恩说。

与此同时。

在波尔多市内,乔治五世四季酒店。

陈川在早餐区碰到滕青青。

她似乎是刚起床,只是洗漱了,没有化妆,但是素颜的气色不错,她微笑问:“昨晚,你自己睡的?”

“对啊。”

“没找那个新加坡的小女生?”滕青青问。

“没有,但是也不骗你,她发来视频,和她视频聊了一会儿。”陈川道。

“哦,是聊了一会儿,还是看了一会儿?”滕青青又问。

陈川感觉莫名其妙,视频肯定是边聊边看的呗,这有什么好问的。

陈川觉得,滕青青没必要总和小女生争风吃醋的,她的身体状态比那些比她小十岁的小女生都一点也不差。她也不是个纯宅女,也喜欢晨跑,骑车,网球之类的体育运动。

大不了,退一步讲,以后有多余的寿元果可以给她吃,按照相对论来说,吃着吃着不就20岁了吗。

两人一起吃完早餐。

然后溜达到楼下,陈川给滕青青买了一杯咖啡。

“叮,触发羁绊·亿级消费返利卡,宿主为目标消费6欧元,获得双倍返利12欧元,已转入宿主银行卡。”

陈川了然,果然是滕青青。

滕青青要回房间化妆,临走时,她在陈川手心写了四个数,并眨了眨眼。

看着她走远的背影,陈川想了下,那四个数字是:1、3、1、4

这是什么意思呢?是暗示要和自己一生一世吗?

想不到这女人还挺浪漫的。

另一边,滕青青回到房间,又洗了一次澡,然后撒了一点香奈儿可可小姐黑色香水,俗称黑可可。这香水可是不便宜,100l要1950元。前调葡萄柚和佛手柑,中调玫瑰水仙茉莉等,基调萦绕不绝的气息,令人迷醉。

她包了浴巾,然后从冰箱拿了红酒出来,喝了一点,就耐心的等待。

等待的过程,心跳逐渐加速,不禁回忆起山里的雨夜。那是她第一次感觉原来……是这样的。

另一边。

陈川确定了羁绊对象是滕青青,就在考虑,这1个亿,该怎么给她花。

昨晚,听滕海山老爷子话里话外的念叨着,想要收购玫瑰世家酒庄,一共需要1300万欧元,其中滕家出700万欧,董波家出600万欧。

陈川算了算,这1300万按照汇率是100987900元。

比1亿多了100万。

也就是说,如果给滕青青买下玫瑰世家酒庄,自己贴上100万,但是可以获得双倍返利2个亿。

稳赚不赔倒是稳赚不赔,只是这1个亿的花法,还有没有别的选择?

又想到,昨天滕青青说她自己在滕家就像一条狗。

那么,如果她名下有一个1300万欧元的酒庄,那么她以后也有独立自主生活的能力了,也不需要总是靠着家里的零用钱,吸着家里的血,看家族其他人的眼色了。

想到这里,陈川打车去了酒庄。

在酒庄里,遇到路易斯和玛丽恩两个下属。

陈川和两人直说了,想要收购玫瑰世家酒庄。

路易斯和玛丽恩两人先是惊讶老板的大手笔,然后也说了,早晨有个180公分高,面色白净的华夏青年来酒庄打那些准备销毁的酒的主意。

陈川失笑,怎么听起来,那人像是董波啊。

也不是没可能,反正滕家和董家都是倒腾红酒生意的,收购一批红酒原液回国内分装也是有可能的。

但是,那些酒,系统都给报销了,所以,陈川是无论如何不会打算卖的。

路易斯和玛丽恩两人,在这件事的处理上,也还可以。

路易斯去忙了。

陈川带着玛丽恩前往玫瑰世家酒庄,准备去打听打听收购的事。

在路上,玛丽恩笑问:“老板,我面对金钱的诱惑并没有失去对老板你的忠诚,有没有奖励呢?”

“想要奖励?”

“嗯,几百块不嫌少,几个亿不嫌多。”玛丽恩道。

陈川见她两眼亮晶晶,一副很诚心的样子,恰逢车子行驶到一片森林地带,便让她停车。

……

玫瑰世家酒庄位于圣朱利安村,有着80公顷的葡萄园产区。

实际上,这个名字有点山寨玫瑰山酒庄,后者是人尽皆知的2级酒庄,价值在2亿欧元。

这个玫瑰世家酒庄也沾了玫瑰二字,得益于此,在海外销售还挺火爆的,它本身也是一个中级庄,和陈川的图威尔酒庄差不多,只是种植园面积更大。

酒庄内,也是有中世纪古堡,看上去很是气派。

酒庄目前是出售状态,已经有好几家在接洽了。

陈川让玛丽恩去直接拿下,1300万欧元的价格。

玛丽恩在来的路上受到了许多奖励,现在自然是干劲满满,很有精气神。

“陈先生,不好意思,我们已经和来自华夏的两位朋友谈好了,虽然还未签订合同,但这两日就会签订。”对方说。

陈川微微一笑,拿出自己波尔多左岸骑士会的身份来。

这个身份,是系统授予的,连玛丽恩都很惊讶自己老板竟然是左岸骑士会成员。

球400个会员,法国政商界的头脸人物都是这个骑士会成员,这个身份还是很有说服力的。

玫瑰世家酒庄见到陈川的左岸骑士会勋章,也不再犹豫,直接准备合同,立马签约。

这勋章,在波尔多,含金量满满,走到哪都很好使,就像古代皇帝给的通行证一样,说话做事畅通无阻。

“嗯嗯,畅通无阻,这一点我也认同。”玛丽恩也说。

所以。

在滕青青在她的四季酒店1314号房里,擦香抹粉的等待时,陈川并没有领会她眼神的意思,没有和她形成默契。而且到了玫瑰世家酒庄,花下1300万欧元,给她买了一份产业,写的是她的名字和信息。

滕青青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就成了玫瑰世家酒庄的女老板,玫瑰世家古堡的女主人,这个酒庄每年可以创造300万欧元的纯利润。

只要她能守住了,她相当于每年什么都不干,就会有300万欧元,也就是2330万元入账。从此,她再也不需要看滕家的脸色,每月从滕家拿零花钱了,甚至还可以反哺滕家。

至于是反哺还是反补,就看她怎么想,怎么做了。

依照陈川对滕青青的认识,这女人真就是喜欢玩网游。每年2330万入账,可能会拿出330万来玩网游,搞装备,搞公会,剩下的2000万存着吃利息。顶多是周末约几个漂亮闺蜜一起出去逛逛街,买买东西,心情好了会到处旅旅游。

陈川对滕青青也是蛮有好感的,用“喜欢”也不为过。

这一点,陈川可以确认,在沪市山里,雨夜的车里,陈川就确认了这一点。这是个心地单纯善良的白富美,如果不是年龄大一些,确实是自己理想中的女人。

现在,赠送给这女人一份1300万欧元也就是1个亿的大礼,陈川感觉还不错。更不错的是,陈川能得2个亿。

看了一下银行卡里的余额:他的主卡里有6311万英镑,9000万美刀,以及215万元。

但是他在法国办的银行卡里,余额是:790万欧元。

以及,还有一箱价值100万欧元的金币。

这是他目前的总资产。

1300万欧元,陈川和卖方沟通了,用英镑和美刀支付都可以。陈川选择了英镑,换算了一下汇率。

1300万欧元,相当于1165万英镑。

于是陈川在玛丽恩的协助下,找会计事务所和律师事务所做了审计,确认了酒庄内的各项资产无误,确认了酒窖里的藏酒无误,检测了没有农残,没有出现上次那种农药残留的事件。

一切无误后,陈川签订了合同,支付了1165万英镑。

合同生效的一刻,这座占地80公顷的玫瑰世家酒庄就成了滕青青女士的私人财产。

“叮!羁绊·亿万消费返利卡生效,宿主为羁绊目标消费1165万英镑,获得双倍返利2330万英镑,金额已转入宿主银行卡中。”

听到系统提示,陈川打了个响指,此次波尔多一行,还真是收获满满啊!

至此,他银行卡内的余额便是:7476万英镑,9000万美刀以及215万元。

另一张卡内,还是有余额:790万欧元

如果部汇算成元的话,陈川心算了一下,按照目前汇率,他有现金共计:135亿。

而且,还有一桩美事,那就是临近年底了,他的天龙集团等旗下天字头产业要分红了,天龙集团,天星车行,天海洲际酒店,天影影视城,天香庄园(在建中),以及okk夜店,还有光阴故事咖啡馆,汽车餐厅都是他的资产业,扣掉成本和税费,估计到手也要至少3个亿吧。

至于其他的小福利,陈川就忽略不计了,比如有一个小道具是圣诞树·卡王,上面挂满了很多卡片,每天摇一摇都会掉落一张卡。

那些卡无非就是各个商场的会员卡,带有储值的,每张卡平均起来30万,一共30张卡,加起来不过是900万的小钱钱。这些卡,年底用来奖励美女员工,不,优秀员工,也就够了。

“枯燥,枯燥,枯燥!”

陈川叹息,一想到自己拥有135亿现金,以及这么多产业,房产,豪车就是一阵枯燥无味。

“老板,kuzao是什么意思?”玛丽恩虚心好学。

“枯燥的意思就是呢,比如说,你看好一件香奈儿外套,要9900欧元,你眼都不眨,一口气买了100件。然后你看到一个包包,要8欧元一个,你又眼都不眨,一口气买了100个。你又看好一辆跑车要20万,你眼都不眨,一口气买了10辆,你什么感觉?是不是觉得生活有点乏味,有点枯燥?”陈川道。

玛丽恩似懂非懂的点着头,似乎是在算计,100件香奈儿外套是个什么概念。

“来,跟我念,枯燥。”陈川道。

“kuzao”玛丽恩机械道。

“看来你没概念啊,我再举例吧,你向往的小巴黎,房价差不多在1万欧一平吧,你看好一套房子要400万欧,于是你一口气买了10套,你什么感觉?”陈川问。

“kuzao”玛丽恩道。

签订完合同,付完钱,陈川和玛丽恩受到了玫瑰世家酒庄前任庄主埃里克的热情款待,中午就在酒庄里吃的饭。

陈川得知,这位庄主,曾经是法国击剑冠军,后来退休后,和自己的妻子两人合伙创办了一家体育用品公司,再后来,两人一合计,卖掉了体育用品公司,把所有权投入到酒庄上,过起了“归隐葡萄园”的生活。

现在,这个酒庄要出手,是因为生意越做越大,酒庄产业越来越多,光在波尔多产区就有四个酒庄,在勃垦第还有两个,所以就出掉一个。

陈川对击剑也是蛮有兴趣的。

击剑是法国的强项运动,经常奥运夺冠。前庄主埃里克为法国拿过4次世锦赛冠军,堪称是当年最好的重剑剑客之一。

这项运动蛮费钱的,买装备就得不少钱。

击剑分为花剑,佩剑,重剑三类。

在午餐之后,陈川想和这位剑客过两招,但是前庄主年事已高,他的女儿替他出战。他女儿似是继承了父母强大的击剑基因,用一把重剑把陈川身上戳了好几个窟窿,好在穿着防护服。

但陈川觉得自己不算输,因为第一次搞不懂规则,慢慢熟悉直刺,移刺,背刺后,前庄主的女儿不见得能戳得过他。

“陈,你是我的好朋友,以后来波尔多,我带你玩好玩的。”埃里克高兴道。

“好,下次再来,再跟你女儿好好打一架,到时候她可别被打哭,哈哈。”陈川道。

“陈,你的目标可能无法实现,爱莉安娜的剑术造诣非常高。”埃里克道。

“那我回去苦练一招《一剑封喉》,到时候让她尝尝。”陈川道。

陈川和前庄主一家正喝着餐后的咖啡,说说笑笑之际,有管家进来说:“那一组有意向购买酒庄的华夏人来了。”

埃里克说:“那就抱歉了,你去跟他们说,酒庄已经售出,不在我的名下了。如果他们要见……”

埃里克说着看向陈川。

陈川摇摇头。

埃里克说:“那也不见,至于新庄主的资料,也都不要透露。”

“好的。”管家下去了。

陈川又注意到,埃里克的女儿,也就是刚才用重剑击败自己的那位金发美女,她在悄悄和她的妈妈耳语,她妈妈微笑着看向陈川。

“是在说我吗?”陈川笑问。

她妈妈呵呵一笑,说:“女儿说你拿剑的时候很帅,她希望下次你来的时候,还和你比试。”

“一定,下次她肯定不会失望的。但是她最好做好个人防护,省得到时候被刺个透心凉,哈哈。”陈川看着她女儿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