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轩带着神木王鼎就要离去,青元先生上前一步,毕恭毕敬的低头说道:“陈真人神通广大,法力无边,可否收老儿为徒?”

“额。”陈轩微微一怔,感觉有点滑稽,这老头之前还十分傲气,现在居然拉得下脸来尊他为师了。

摇了摇头,陈轩淡然拒绝道:“我对收徒没有兴趣。”

被一口拒绝,青元先生内心不由得一片失望懊悔,早知道先前就不要那么看不起陈轩了,都怪葛老没和他讲清楚。

见陈轩要走,青元先生连忙掏出一张名片递了上去:“陈真人,这是我的名片,您若需要用到财侣法地,青元子愿随时随地为您效劳。”

陈轩想着季磊让他看管,到时候也要找他一遍,于是把名片接了过来。

重新回到古玩展厅,秦慕石、秦飞雪和张芷澄见他拿着神木王鼎上来,全都一脸惊奇的看着他。

“陈轩,怎么木鼎到手中了?”秦慕石性子比较急,第一个开口问道。

“说来话长,我们找个待客室慢慢说吧。”

进入待客室后,服务员给他们倒了茶,陈轩才慢条斯理的将在地下车库里发生的事情讲出来。

不过为了不让三人太过震惊,陈轩将如何灭杀季磊蛊虫的事情一语带过。

“原来金蚕教真是为了阿陶而来。”秦慕石幽幽叹道,脑海中浮现出一个美丽的身影。

俏皮甜美丸子头居家少女可爱写真

张芷澄听完陈轩的阐述,不可思议的问道:“陈轩,确定那个季磊说的是陶婆婆?”

“没错。”陈轩点了点头,“对了,我还没问,是不是和金蚕教蛊师有过节?”

“陈轩,我去苗疆学习养蛊之术一年,教我的人就是陶婆婆啊。”张芷澄此言一出,轮到其他三人一脸惊奇了。

“阿陶她现在过得怎么样了?”秦慕石迫不及待的问道。

张芷澄微微一笑道:“婆婆她现在过得挺好,秦老爷子,我听说她提起过们的故事,很感人哦。”

秦慕石霎那间百感交集,眼角渐渐湿润起来,他和当年山盟海誓的那个阿陶已经有将近五十年没见面了。

“爷爷。”秦飞雪轻轻握住秦慕石的手臂,也是感动得鼻子酸酸的。

整整五十年,她的爷爷才重新获得心爱之人的消息,怎能不让人感慨万千?

如果不是秦慕石和陶婆婆两个人都那么性格古怪,脾气倔强,也不用整整五十年不见面了。

因为秦飞雪的奶奶早已逝世,秦慕石要和陶婆婆复合,是不违背道德情理的。

擦了擦眼角,秦慕石嘿然笑道:“我和阿陶的这个故事告诉们,遇到一生最爱的人一定要坚持下去,不要因为一时冲动而后悔一世!”

他的话让张芷澄和秦飞雪小脸一红,两人都没有过爱经历,要理解这句话还有些困难。

张芷澄偷偷瞄了陈轩一眼,想到他送给自己的玉如意。

秦飞雪则微微低下头去,左手臂上的青玉手链印入眼中,突然想起来爷爷刚把另一条手链送给陈轩,还说是她和陈轩的定情信物,这让秦飞雪俏脸更加绯红了。

与两个女孩不同的是,陈轩听出了更多的感触,因为当年他和高中美女同桌,就是因为各自骄傲,最终没有走到一起。

因此他很认同秦慕石说的这句话。

“老头子,现在把陶婆婆追回来,还为时不晚哦。”陈轩回过神后,对秦慕石揶揄的笑道。

秦慕石登时老脸一红:“小子管这么闲事干嘛,先给自己讨个老婆吧。”

“哈哈,娶了老婆就不能逍遥自在了,天天被管着,多不爽啊。”陈轩大笑说道。

秦慕石竟出奇的赞同陈轩的话,连连点头:“说的倒也有道理。”

秦飞雪和张芷澄一时间看得双双无语,真是服了这一老一小了,原来这就是男人的想法吗?

“对了陈轩,说金蚕教他们想要陶婆婆的启灵蛊,那她老人家现在岂不是很危险?”张芷澄担忧的语气说道。

既然调查出破解噬心蛊的是金蚕教的蛊师,张芷澄决定待会就打电话通知陶婆婆这个消息。

秦慕石和秦飞雪听她这么一说,眼中也出现一抹忧色。

陈轩当即安慰道:“放心,我已经让季磊守口如瓶了,陶婆婆她暂时不会有危险的。”

“那就好。”张芷澄稍稍放下心来,虽然只相处了一年,陶婆婆却待她如同至亲,张芷澄可不希望陶婆婆出什么事。

“要不这样吧!”见爷爷仍放心不下,秦飞雪灵机一动道,“我们找个时间,一起去看望陶婆婆她老人家。”

“这个提议不错。”陈轩赞同道。

张芷澄也点了点头,她才回来不到一个星期,就很想念陶婆婆了。

唯有秦慕石脸上浮现踌躇之色,他内心还没准备好再度和当年的人相见。

陈轩知道他在想什么,笑了笑说道:“老头子,等想去了,我们再陪一起去。”

“让我想想吧。”秦慕石语气有些低沉的说道。

正在这时,张芷澄的手机铃声响了起来,接通后便听到沈冰岚说她现在非常繁忙,希望张芷澄尽快回去帮她处理工作。

陈轩想要一起回去,却被张芷澄一句话堵得哑口无言:

“反正回去也帮不上什么忙,就留在这里陪秦老爷子散散心吧。”

看着张芷澄曼妙倩影走出展厅,陈轩感觉她说的确实有道理。

张芷澄出身富商世家,从小就要上商业培训课程,再加上长辈们的耳濡目染,一点也不逊色于那些商界精英,一回来沈氏集团就可以上手工作。

而陈轩虽然身怀神通,但在职场就是一个实习生,确实帮不了什么大忙。

“老头子,我们再继续逛逛?”

秦慕石摇摇头说道:“不了,我有点累了,要回去休息,和小雪逛吧。”

说完还打了个哈欠,只是眼底却掠过一丝不为人知的笑意。

老人嗜睡,秦飞雪以为爷爷真的累了,孝顺的说道:“爷爷,我先送回去。”

“不用了,我打车就好。”秦慕石摆了摆手,然后眉眼带笑的叮嘱道,“小雪,出来玩要放得开,主动一点,和陈轩好好玩,今晚不用回来都可以,爸妈那边我替担着,放心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