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乔珊做事向来雷厉风行,从包里拿出支票和笔。

这两天时间内她几乎没有睡觉,用了自己所有能用的手段查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但最后的结果让她很失望。

方志斌他们这次的陷害对林晓东无法坐实,因为亲子鉴定可以证明一切,但他们就是要打一个时间差,在亲子鉴定没出结果前把林晓东搞的身败名裂,彻底毁掉林晓东!

所以乔珊现在能做的,就只有救林晓东从看守所里出来,说白了这个亏她认了,林晓东身败名裂既然无法挽回,就只能退而求其次来求和,让这件事到此为止,至少要让林晓东平安回来。

方志斌在乔珊说话的时候心里就不断的在思考对策,见乔珊拿出纸币,顿时大笑起来说道:“乔院长,你这是做什么?贿赂我啊?我要是收了你的钱,那不是自己承认这事儿是我做的了?呵呵,大家都是明白人。”

乔珊皱起眉头,面色严肃的说道:“方院长,除了这支关闭的录音笔外,我没有带任何其他的录音设备,所以你大可放心。如果你不要钱,那你开价吧,我没有那么多时间陪你绕弯子,我能拿到这份录音,我也有办法找到其他证据,你确定真想和我斗下去吗?”

“爸!”方明此时有些害怕了,因为之前和郭淮谈事儿都是他出面的,要是乔珊真查出什么他就完蛋了。

“闭嘴!”方志斌沉声对方明呵斥道,然后面色阴沉的沉吟半响,终于冷声说道:“乔院长既然这么痛快,那我也痛快点,我知道乔家最近一直在研发一款新的药物,是治愈癌细胞的吧?而且研发已经非常成熟了,没有多久就能上市了吧?”

“当今世界上能抑制和治疗白细胞的药物都是国外生产的,价格高昂无比,切无法做到完根治,如果乔氏医院这款药一上市,那一定会引起国内的轰动。”

当乔珊听到方志斌说出抗癌药的时候,脸色就已经变了,这可是他们乔氏集团最机密的事情啊!

乔家最近遇到了很大的难关,乔家所有人都等着这款药物上市,这样能够扭转乔家现在的局势。

然而这时乔家最大的机密了,她实在不明白方志斌是怎么知道的。

白嫩瓜子脸美女吊带格子裙露粉颈藕臂户外野餐图片

“乔院长,你喜欢快人快语,那我也不废话了,你把药方偷偷给我,我绝不说是你泄露的配方。”方志斌满脸自信的看着乔珊说道。

乔珊冷声说道:“方院长,这件事情我不能答应,你还是开个数吧,只要我能给的起,绝对不还价。”

方志斌也很坚定,摇头说道:“除了这个其他的免谈。”

“乔院长,你自己好好考虑一下,到底孰轻孰重啊!”方志斌满脸冷笑着说道。

乔珊面色非常难看,如果她不交出配方,那方家一定让林晓东身败名裂,成为过街老鼠人人喊打!毁了他一辈子!林晓东救过她,也治好了她的病,这些天点点滴滴的相处都在她脑中挥之不去。

现在她有办法能够帮助林晓东,如果她放弃了,那她恐怕会后悔一辈子。

乔珊一咬牙冷声对方志斌说道:“我只能给你临床数据,其他的免谈!”

方志斌听到这话顿时笑了起来,他要的就是临床数据啊!对于现在的医学来说,临床数据才是最重要的,因为已知的各种细胞,元素体就那么多,大家都是用这些来相互搭配制药的,有了临床试验数据,就能够做出药物。

“乔院长,合作愉快!”方志斌笑着说道。

乔珊承诺回去后就将她掌握的临床数据资料都发给方志斌,然后离开方家别墅,差不多半个小时后乔珊的邮件就发了过来。

方志斌拿到数据神色大喜,激动的说道:“有了这些,我们方家崛起的日子就不远了!”

方志斌出身低微,这么多年来在医疗界摸爬滚打,专门做那种见不得光的生意。现在他野心越来越大,不想做这些见不得光的生意了,他也要洗白,成为医疗界的大亨。

方明也是很激动,他老子厉害了,他这个儿子自然也是好处多多,忍不住问道:“爸,难道真要把林晓东那小子放了啊?”

方志斌听到这话脸上露出非常阴狠的神色,狞声说道:“方明,你要记住这样一句话,趁他病要他命!只要是敌人,就不要给对方报复你的机会!”

“爸,那我们怎么做?”方明惊讶的问道。

方志斌阴险小人的本质展露无遗,冷声说道:“给你高叔打个电话,我想看到明白的报纸头条写着女患者被无良医生奸污,怀胎后跳海自尽,尸体下落不明!”

方明忍不住都开始佩服自己父亲了,这一招简直太高了,袁琦跳海自尽,一个是能加深大家对她的同情,更加恨林晓东,而来尸体都找不到了,自然也就做不了亲子鉴定了,直接把林晓东的罪名坐实了啊!

“我这就给高叔打电话。”方明兴奋的说道,林晓东让他几次出丑丢了那么大脸,不整死林

晓东他都不能消气。

而于静在旁边根本就没有说话的资格,看着旁边方家父子俩的狼子野心,心里非常的恐惧,不过她现在只能傍着方家这可大叔,她知道的事情太多了,如果她想走下场肯定会和袁琦一样的。

而这一切除了别墅里三个人以外,还有一个人听到了,那就是躲在别墅外的林晓东!乔珊把邮件发过来的时候林晓东刚到这里,所以并不知道乔珊来过,和方家做过交易,他只听到方志斌让方明给那个什么高叔打电话。

林晓东面色无比阴沉,好一个方志斌和方明,竟然如此阴狠毒辣,这是要置他于死地啊!林晓东之前完低估了这两个人,只以为两个人是想毁了他的名声,不在乎以后做亲子鉴定的事情,没想到这两人竟然敢杀人灭口,这性质完就变了!

“既然你想弄死我,那也别怪我了!”林晓东冷声说道。

林晓东是一个山村里成长出来的孩子,本性是非常淳朴善良的,他以前信奉的做事原则是凡事留一半,日后好相见,不会把事情做绝。wavv

但现在林晓东重新明白了,这个世界是无比残酷的,就像方志斌说的那样,给敌人留下报复你的机会,那就是找死!

所以既然你想弄死我,那我也只能弄死你了!

别墅二楼一道鬼魅的身影飘了下来,正是女鬼沈晓莲,她手里拿了好几个笔记本和文件袋,交给林晓东说道:“上师,这些是我从方志斌那个王八蛋书房保险柜里找出来的,您请看。”

林晓东翻开笔记本,看了没两篇脸色就越来越阴沉了,方志斌就是一个王八蛋!所有缺德事儿他几乎都做遍了!

在医院里他采买最便宜的医疗用具,部是他自己没有牌照的小黑作坊加工出来的,而上报给医院的价格则高出成本的几十倍!

私收患者家属红包,买卖医院职位,这些都是小事儿,让人无比气愤的是他竟然还偷卖医院太平间里死人的人体器官!

如果说这些已经让你愤怒了,那不要着急,后面的几个本子里还有更丧尽天良的!

方志斌从二十年前开始就诱导患者,以低价格诱惑没钱看病的患者去他的小黑诊所治疗,以前他也是医生。后来方志斌发现这是个发财的好出路,于是开始做起了幕后中介人,给其他医院找这种活,然后收取打量的中介费。

比如一个患者能赚取二十万的医疗费,他只给医生十万,另外十万部到了他的口袋里!

这些笔记本上详细记录了他做过的所有事情,以及账目,而那些文件里则是病例以及和病人家属签署的私密合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