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顾云对于这个神秘的游戏也挺有兴趣的。

游戏的制作人不仅清楚地了解他们大陆几个世纪前的历史,就连那个时代的英雄们的名字也一个不落地放了进去。

那年安菲克托还在当大主教,艾米莉安只是在圣都开了一家魔药铺,北国与南国的战争爆发前,这些流传了几个世纪的英雄,大多还过着普通人的生活。

顾云觉得也许只有村里那些老学究级别的历史学家们才能知道如此隐秘的往事,他敢肯定能将这些名字编写进游戏里的,一定具有历史学家般渊博的知识,或者也有根本就是那个时代的人。

虽然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他在战场上遇到的一些神官的确就活了成百上千年,登场时还不忘放出“小鬼,你的祖先就是被我们击败的”之类的狂言。

至于信徒之中有没有这样的存在,顾云就不甚了解了。

毕竟当年他后来得罪了三王女,导致他不得不临时改变了计划,离开了圣都巴兰之后便一路向南,彻底远离了信徒们的城镇。

若非如此,他其实还挺想去那个时代的多姆瞧瞧,毕竟所有人都说多姆是人类最繁华的城市,就连同为圣都的巴兰也不及多姆的十分之一。

后来再到多姆之时,悬赏他项上人头的通缉令挂满了大街小巷,这让他成为了走在街上都能把小朋友们吓哭的大魔王,而那个时候,也自然不会有热心的历史学家和他心平气和地坐下来探讨几百年前的知识。

在历史学等一些领域当中,顾云承认他们村子远不及信徒们。

他们村里最具名望的历史学家,懂得东西恐怕还不如巴兰大图书馆的管理员多。

毕竟村里人并没有读书这种传统,就连他这种为了寻找传说级魔物下落或者失传已久的招式而不得不翻书的人,都会被村民们视为学富五车的读书人,可想而知其他人的知识水平贫瘠到了什么地步。

农场姑娘牛羊相伴清纯唯美图片

正因如此,顾云和安铃三天后一大早便抵达了距离他们小区最近的一个发售点。

发售的时间是傍晚六点,但是根据安铃的经验,真要到了六点再去排队,那多半黄花菜都凉了。

然而即便比发售时间提前了数个小时,他们仍旧低估了玩家和黄牛们的热情——这天才刚亮,直销店的门还锁着,店门口的队伍就一直延伸到了街对面,顾云和安铃刚刚站定不久,后面便又有好几个年轻人赶了过来。

安铃朝远处望去,发现排在店门口的几位只能用身怀绝技来形容,其中有打地铺的,有几个自带茶几,坐在椅子上下棋的,还有一大早吃火锅的。

火锅香辣的气味隔着老远都能闻到。

简直离谱!

这一眼望不到头的队伍让安铃眼前一黑,她还以为他们这次来得够早的了。

看来,他们还是错误地估计了玩家们的决心。

“小姑娘,你还是太年轻,最前面的那几个家伙可是三天前就来排队了。”

站在两人面前的老大爷摇了摇头说道。

在关键时刻,人类的潜力是无限的。

大爷,没人找你搭话!

安铃在心里吐槽了一句,脸上却还是回以了礼貌的微笑。

这位老大爷两鬓斑白,脸色苍白,这不禁让安铃怀疑他究竟能不能一直撑到晚上——接下来可是一场拉锯战,就连她都难以估计这队要排到什么时候去。

设备六点开始销售,可是看着队伍的架势,等轮到他们说不定都得到十点以后了,让一个白发苍苍地老大爷站在这里排十几个小时的队伍,这能行吗?

“一直以来锻炼身体的就是为了现在这一刻!”

老大爷似乎是感受到了安铃的担忧,双目圆睁,坚定地表达了出了自己的决心,“我一定要把PS2给外孙买回去,外孙他还在家里等着我!”

没有人问你是给谁买的,而且你这连名字都搞错了!

要买PS2给我去网上的直营店,最近还能打七折呢。

队伍前面排着这么一位喜欢主动搭话的老大爷,让安铃觉得接下来的排队时间可能会倍感煎熬,不知为何,她总觉得拍在前面的人各个浑身上下都散发出了让人不可小觑的气息——这些人明明只是连名字都不会被提及到的路人游戏爱好者,可为什么现在看起来各个像是狠角色!

在安铃的注视下,老大爷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并且……还突然间布满了血丝。

紧接着,他死死地捂住了自己的胸口,缓缓朝地上倒去。

别说坚持到晚上十点了,这才两分钟就不行了!

几分钟后,一辆救护车停靠在了路边,两名训练有素的医护人员从救护车上一跃而下,并将老大爷抬上了担架。

老大爷依旧用他那血丝密布的眼睛瞪视天空,他张了张嘴,看起来像极了缺了水的鱼。

被抬走前,他死死地握住了安铃的手腕。

“一定……一定帮我把PS2带给我的外孙,小姑娘,拜托你了!”

都说了要买PS2给我去网购!

老大爷被抬走后,队伍陷入了短暂的沉默,安铃阴沉着一张脸,她默默地后退了一步,让顾云站在了靠前的位置。

她只想安安静静地排队,为什么一大早就会碰到这种事?

不明所以的顾云刚站定没多久,前方头上留着一撮黄毛的青年便冷哼了一声,自顾自地说道,“为了外孙么?别把我们看扁了,我可是逃脱了庭审才来到了这里,我的执念,可要远在你之上!”

犯罪分子出现了!

安铃的眼前更加黑暗了,她觉得今天绝对有什么地方不太对劲。

然而她还未来得及把自己的说法告诉顾云,便看见一辆由远及近的警车停靠在了路边,两名身穿制服的年轻警察严厉地审视黄毛青年一番,接着一左一右地摁住了青年的肩膀。

黄毛难以置信地用他那布满血丝的眼睛瞪着两名警察,在被押送上警车之时,他用最后的力气,死死地抓住了顾云的胳膊。

“拜托你了,一定要把设备寄来监狱!”

……

“顾云。”

目送着警车驶向远方,安铃忍不住开口了,“你难道不觉得有些不太对劲么?”

“别多想,可能只是我们今天运气比较好吧。”

顾云面不改色地向前走了两步,填补上了老大爷和黄毛青年离开所形成的空缺,这样一来,排在他们前面的竞争对手就少了两位。

“干得不错。”

他低下头,扶了扶窝在他风衣内侧口袋里的白兔,冷静地说道,“晚上回去给你加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