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局和刘队长起身离开后,杨所长开始安排分组事宜。

“此次行动,除值班人员之外,所有人员全部参加。小陈,你立刻弄一个分组表,每位民警带一位辅警,各自负责一个区域,定岗定责,务必落实到位。”

“好的,所长。”

小武在一旁道:“陈哥是所里的内勤,你别看他不是什么领导,但硬气着呢,连副所长都敢怼。”

慕远却没关心这件事情,脑子里还想着怎么抓坏人呢。

忽然,慕远心中一动,这不有现成的嫌疑人嘛。

能让一副局长亲自督办的案件,那性质应该是很恶劣的。如果让自己逮着,相信奖励的侠义值一定不少,至少比那公交车咸猪手更有油水。

可是要在青龙街辖区将一个人找出来,谈何容易?而且是一百多号人搜,谁敢保证最后那嫌疑人是自己抓住的?

看来这侠义值真不是那么容易赚的,哪怕自己现在已经站在了警察队伍中。

不行!绝对不能听天由命。

自己也是有优势的,刚不是得到了一门专家级的犯罪心理画像技术嘛,虽然这技术有些坑,但应该、或许、也许有那么一点用处吧。

“武哥,你估计一会儿我们分到哪一个区域?”慕远不经意地问道。

白色房间清纯妹子蕾丝内裤私房写真

小武瞄了他一眼,道:“想多了吧?我们属于除外那一类,值班!”

慕远两眼呆滞,好像……是这么回事。

可……不带这么玩的吧?感情自己是剃头担子一头热啊,期待了半天,到头来没自己什么事。

“你想去摸排?”

慕远很认真地点头,问道:“你有办法?”

“你要么与别人换班,要么……祈祷那嫌疑人机灵点,别在今天就被抓了。”

慕远张了张嘴,什么都没说。

换班?那是不可能换班的,自己这第一天来就换班?这估计要载入历史了吧?剩下的就只有祈祷嫌疑人机灵点了。

不几分钟,小陈便拿着一张表返回了会议室,然后快速的读了一遍。

其实就是分组。

念到名字的,便急匆匆地离开了。

不出意外,慕远的名字不在其中。

散会后,慕远和小武慢悠悠地下楼。

忽然,小武电话响了起来。

他嗯嗯地说了几句后挂了电话。

“慕远,赵哥叫你过去一趟,他在值班室。”小武说道,“赵哥是我们所的副所长,也是我们组的带班领导。”

慕远应下,迅速下了楼。

一楼值班室,赵哥正接着办公桌上的座机。

“请问你在什么位置?……现场有多少人?……好的,我们马上过来。”

挂断电话,赵哥大喊道:“有人打架!周彬、刘夏,跟我一起处警,别忘了带单警装备。”

“赵所,我呢?”慕远目光中带着对处警的向往。

“你?去找内勤要一套辅警的衣服,合身的,然后坐这儿守电话。”赵哥迅速说道,“等我处警回来,再给你讲解一下派出所的日常工作和处警的一些注意事项,下次你就可以跟着一起去了。”

慕远张了张嘴,还想再争取一下,赵哥却是火急火燎地离开了。

走的时候,慕远隐约听到赵哥的抱怨:妈蛋,今天报警电话就没断过,真该去城隍庙上个香。

慕远放弃了,派出所处警到达时间是有限制的,而且必须着装规范,如果等自己换好衣服,估计就来不及了。

看了看值班室外,此刻还坐着一群人,不过已经换了一茬儿,不是刚才那群闹离婚夫妻的亲友团了。

“生意很好啊!!”慕远碎念了一句,看到小武正从办公室出来,便拉他帮忙守下值班室,自己转身去找陈哥。

所里,除了所领导有独立办公室之外,也只有内勤拥有这样的特权。

慕远来到内勤办公室时,陈哥正瞪着一双牛眼看着电脑显示屏,屏幕上只有一单调的word文档。

“陈哥,我是慕远,今天刚到所里实习。赵所长让我找你领一套服装。”

陈哥抬头看了他一眼,笑着站了起来,道:“没问题,刚才杨所也跟我说过这件事情。对了,你现在住哪儿?如果没地方住,我们这里有集体宿舍,四人间,还可以在所里的食堂蹭伙食。”

“这个……我毕业论文还没有搞定,晚上还得回宿舍赶论文。”

“没关系嘛,论文也可以在所里写嘛,电脑多着呢,随便用。”陈哥笑得像是一只狐狸。

“那……好吧。”慕远答应了。

当然不是因为论文的事,而是免费蹭饭颇有吸引力,虽然今天早上老爸给他将这一周的两百元生活费打在了卡上,但能节约还是节约点好。

谁也说不准这犯贱的系统会不会再搞一个行善任务,兜里有钱心不慌嘛。

见慕远答应,陈哥脸上的笑容更灿烂了。

“走!领衣服去。”陈哥说道,“小慕,估摸着我的年龄也比你大不了几岁,你也甭与我客气。有什么需要可以直接找我,我若是搞不定,可以向杨所反应嘛。”

内勤牛逼嘛,直接越过了副所长、教导员……

“多谢陈哥。”

说话间,二人到了所里的库房。

防盗门打开,慕远便看到里面的两排架子摆满了各种各样的东西。

盾牌、长棍、短棍、防刺背心、防弹背心、头盔……

“你身高多少?”正看得入神,陈哥已经拉开了一个纸箱,随口问道。

“180。”

“嗯,这里有两套xxxl的,应该合适。”陈哥道,“这毕竟不是定制的,尺寸上的小瑕疵在所难免。你是实习的,所以只配了两套春秋执勤服,等过了五一,再换夏季的服装。这些衣服在你实习结束后都是要还回来的。记住了吗?”

“好!”慕远很干脆地答道。

反正下个月就有招警考试,自己是什么?学霸!行测申论什么的,都可以无视。

基本上,只要精神上没问题,几个月后自己就是一枚在编民警了,警服什么的自然是有的。

……

看着镜子里这个穿着警服、高大帅气的青年,慕远呆若木鸡。

他当然不是被自己帅傻了,而是那耳边响起的那恭顺的声音。

“主人,恭喜你成为了一名警察。”

然后……没有后文了。

“奖励呢?”

“没长眼睛吗?不会自己看啊!”

慕远觉得,自己总有一天会被这破系统搞成神经病,万一因此考不上警察,那就扯淡了。

当初要是知道这系统这么有犯贱,就不该将其设置为恭顺型性格。

现在每次听到这温顺的声音,正身心愉悦呢,结果一句话怼过来,能让肺给气炸了。

就这毒舌天赋,放在电视剧里,准活不过三集。

长期这样整,容易精分。

“骚年,恭喜你完成任务,成为一名光荣的警察,特奖励丰厚大礼包一份。”

慕远搓了搓手,一溜烟跑到洗手间。

洗手!打洗手液……

反复搓洗几次,慕远方才打开系统界面。

“小统子,开礼包!”

“好咧!”

“主人,您的运气简直太好了,得到了一份宗师级气味鉴别技术,是否立即领取?”

慕远有些懵:“专家牛逼?还是宗师牛逼?”

“脑子被驴踢了吧?当然是宗师牛逼!所有技术分为初级、中级、高级、专家、大师、宗师。”

慕远自动屏蔽了这贱货的前半句话,那后面的技术分级却是让他心潮澎湃。

看来自己一不小心就弄了一项顶级技术啊!牛逼。

“宗师级有多牛逼?”

“开宗立派,天下独一无二。”

“意思就是老子天下第一?”

“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

“这么说来宗师级就是最厉害的?”

“傻逼,难道不知道学无止境?”

好吧,又被上了一课。

“那专家级有多牛逼?”

“差不多,全球能排在百名以内。”

慕远欣然,看来自己之前得到犯罪心理画像技术也很牛逼,尽管这项技术有些鸡肋,但毕竟是能在全球排得上号的不是?

“领取气味鉴别技术吧!”

“好的。”

然后又是一股清流……

数秒之后,慕远脸色有些铁青。

“这是哪个王八蛋搞出来的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