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局长那边见慕远沉默不言,不由得问道:“小慕,不开口是什么意思?不该不会看不上二等功吧?你小子今年也才得了四次二等功……呃,好吧,四次确实有点多了,但二等功怎么能嫌多不是?”

慕远没有应这句话,转而问道:“冯局,我就觉得,既然这个案子能够的上二等功,那之前我破了那么多案子,咋就没给三四五个三等功呢?我想,三等功肯定是够的吧。”

慕远倒是没看到冯局此刻的表情,反正一时半会儿没开口。

半晌之后,冯局一口无奈的语气,道:“你小子也不能心太黑呗,都拿了这么多二等功,三等功就让给别人嘛。我们也是这样考虑的,三等功,市局这边也不是无限量的,都给了你,其他人还给不给了?一年忙到头,局除了你,一个三等功你都没有,也不利于调动工作积极性不是?”

慕远自顾自地撇了撇嘴。

小气!

算了,三等功而已,确实不用太在乎。

毕竟,一个三等功对别人来说那是费劲心血才能换来的荣耀,可对自己而言,这却只是一个数字。

还是让给别人吧!

“冯局,你可以先准备二等功的资料了,我觉得,这个案子没问题。”慕远很淡定地说了一句。

冯局虽有些牙疼,但也高兴。

关岭县案子能破,那是好事,关岭县也是市局的一部分不是?

冬季清纯美女-

稍作沉默,冯局说道:“小慕,有个事情想与你沟通沟通,你现在方便不?”

慕远微微一愣,冯局啥时候这么客气了?

“什么事?冯局你就直接说吧。”

冯局说道:“你还记得前不久你刚回局里的时候遇到我,我说我去省厅开会,还有映象吧?”

“当然有映象。”慕远说道,“不过……到底是什么事呢?”

冯局接着说道:“就是关于解决你职级问题的事情。”

“职级?这有什么可解决的?”慕远有些懵逼,职级是什么?他真没有考虑过。

冯局感觉自己脑仁都在疼。

与一个相当于一进公安部门便拿到了正科实职待遇的慕远来说,谈职级问题确实是一个很不明智的做法。

职级倒是可以谈,但那确实不是什么问题。

相对于一般的公安民警,一辈子累死累活还解决不了正科级待遇的情况来说,慕远这起跑线确实太高了。

别人是马拉松的起跑线,他这个直接就站在了飞机起飞的跑道上……

不具有可比性,自然也就很难找到共同的话题。

可事情该说得还得说,这毕竟是省厅交办的任务,而且冯局长觉得这也确实有利于慕远的成长。

“小慕,你觉得你现在是正科级了,级别就很高了吗?”

“不高吗?我才23岁。”慕远一本正经地说道。

冯局长:(# ̄~ ̄#),这天没法聊了?心痛。

“这个……不能看年龄!就比如你现在,就你这年龄,从能力角度来讲,有同龄人能与你相比的吗?”

“呃……这个……肯定没有。”慕远说道,“其实不仅是同龄人,把年龄大的也计算上,应该也没人能与我相比。”

冯局长心累,大家好好的谈年轻人,你说年龄大的干嘛?年龄大的吃你家的大米了?

当然,这话不能说。

“所以啊!你不能满足于现在的正科级不是?你得拿到更高的职级待遇,这是你应得的。”冯局一本正经地说道。

慕远悠悠说道:“我对职级什么的,真的不是太在意,多那点工资,也没多大意义。”

冯局真的心累……

以前有下级专门找到他,说是自己想进步,想得到提拔,希望领导能予以考虑,可现在倒好,他主动找上门来,结果这小子还推三阻四的。

这家伙……不是人啊!

他第一次觉得要提拔一个人是这么的难!

“小慕,你看问题不能太片面啊!你自己是对职级没什么追求,但你现在是我们局的一面旗帜,很多青年民警都看着你,把你当成他们学习的榜样。可要是他们发现以你的能力都没法得到提拔重用,你觉得他们还有奋斗的动力吗?所以,解决你职级待遇问题,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是关乎我们局、乃至于省厅的队伍健康向上发展的重要环节。”

慕远微微一愣,他发现,自己面对冯局的这番话,还真没法反驳。

嗯,领导不愧为是领导,这话说的,左右都有理。

“好吧!冯局你打算怎么处理呢?”

冯局一本正经地说道:“这可不是我打算怎么处理!而是省厅党委研究后的意见。就目前而言,因为小慕你的年龄和工龄等多方面问题,再直接提拔你的行政级别是不现实的,经过大家通盘考虑,一致认为你现在走学术路线是最靠谱的。如果你能拿到正高级职称,提拔你上副厅级都没问题。”

“我现在能拿正高级职称?”

“呃……暂时还不能,有一些必要的流程是少不了的,另外还有一些学术方面的论文、课题啥的,具体的我也不太明白,但肯定比走行政路线要快。”

慕远微微一愣,问道:“那我现在能拿什么职称?”

“副高……努努力还是可以的。作为公安厅,也是可以推荐一些专家人才的,你可以走公安院校的专家教授职称,这样提升起来就会很快。”

慕远感觉脑壳痛,他想拒绝。

自己好不容易从大学走了出来,还能成为一名警察在国各地浪,你现在要我再重新会学校,这就有些埋汰人了。

哪怕是回去当教授……

呃……教授,似乎也不是不可以。

虽说按照冯局的说法,只是副教授,但副教授也是教授不是?

这个就很纠结了。

一方面,慕远觉得能当教授也挺不错的。另一方面,他担心教学任务太重,会影响自己收割侠义值。

慕远对自己的定位很清楚,他现在的能力,都来源于侠义值,虽说现在他就算没了侠义值,这一身本事也足以让他一辈子衣食无忧了,但他对于赚取侠义值的执着,却是一点都没变。

“冯局,这……去公安院校当教授,会不会影响我办案呢?”慕远颇有些忐忑地问道。

冯局呆滞了半晌……

他发现,这个问题自己没法回答。

不是不好回答,而是自己不知道答案。

这个事情是省厅那边安排他过来与慕远沟通的,可他只想到了慕远会同意或者拒绝,根本没考虑过他会问这样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

忽然,他心头一动,立即说道:“这肯定是不影响的。我们这些一线办案单位,有时候遇到一些疑难案件,省厅那边也会组建专家组进行会诊,专家组的成员也包括一些公安院校的教授。到时候,你也一样可以通过这条途径参与到案件的侦办中嘛。”

慕远正色说道:“这不行!太没有主动权了。我觉得我还是当这个重案大队副大队长更踏实一些。”

冯局有些哭笑不得,无奈说道:“你这个重案大队副大队长就快要免职了。”

“为什么?”慕远发出了灵魂拷问。

冯局语重心长地说道:“你想啊,你现在是省厅刑侦总队协侦支队的副支队长,呃……虽然是副支队长,但大家都知道,你这个副支队长与支队长没啥区别。而你这个支队长在我们局里只挂一个副队长的职,这是在暗示省厅的级别还没有市局高吗?”

慕远愣了愣,这个问题……他还真没考虑过。

要换做以前,他绝对会说自己不当这协侦支队副支队长了,可现在,他已经尝到了协侦支队副支队长的甜头——省各地的案子都可以看,都可以办——要让他再放弃,有些难。

可要说不要这重案大队副大队长的职务,他同样无法接受。

省各市州的大案要案是大菜,西华市重案大队接的这些案子也算是小炒了,搭配起来刚刚好不是?

“冯局,就没有折中一些的办法吗?省厅那边想了这么一条路,你们市局就得按照这条路走下去?这不是西华市的风格嘛。再说了,我真去了公安院校当教授,与西华市局可就没多大关系了。”

冯局一阵巨汗。

谁特么再说慕远这小子是个憨憨,他一巴掌把他拍墙上去。

这是挑拨离间啊!

狠!

可他也不得不承认,慕远这句话是说到他心坎上了。

他还想着今年市的刑事案件破案率在省、乃至于国都打出一个亮点呢,现在已经接近年末,这个目标基本上是可以完成了。

但……明年呢?一旦慕远被调走,明年的刑事案件破案率虽不能说完回落到以前的状态,但肯定没有今年这般亮眼。

到那时候,大伙儿会是怎样的看法?

整个西华市局,除了慕远,就没一个能打的!

不然怎么一将慕远调走,西华市的破案率就现了原形呢?

这肯定是要不得的。

可之前毕竟是省厅领导当面交办的任务,他也不能打折扣不是?所以才在犹豫了几天后,终于给慕远打了这么一通电话。

而现在经慕远这一提醒,他又开始动起了小心思。

他犹豫了一下,压下了心头的想法,转而说道:“小慕,市局这边也有市局的考量,有些想法现在还不成熟。但是省厅那边却已经沟通好了,如果你没有其他意见,我可得给省厅答复了。”

“我……再考虑考虑吧!”慕远淡定地应了一句。

“那行!”冯局立刻说了一句,随后便挂断了电话。

慕远听着手机听筒里发出的忙音,微微一笑,把手机放在一旁,便又投入到了紧张的工作当中。

……

冯局挂了电话后,在办公室里坐了几分钟,发呆。

嗯,也不算发呆,就是在心里权衡,慕远到底是去省厅更好了,还是留在市局更好。

他其实明白慕远的想法,对方是想办更多的案子。

但在他们这些过来人看来,慕远这样的想法是不成熟的,完就是年轻人的冲动。

作为体制内的人,怎么能不希望得到提拔重用呢?

俗话说得好,不想当将军的兵不是好兵。

这也是为什么冯局会为了解决慕远的职级待遇,而主动联系他的原因之一,哪怕按照省厅的计划,慕远会完脱离西华市局,他还是把事情给慕远说了。

因为他觉得,省厅的这个方式,确实是对慕远最有利的。

可刚刚与慕远一番交流之后,他脑子灵光一闪,似乎觉得要解决这个问题,也不一定必须得靠省厅啊!

如果既能名正言顺地解决慕远的职级待遇,又能将慕远继续留在市局,傻子才将慕远往省厅推呢。

哪怕还是维持现状,让慕远继续两头挂职也好啊!总比完与西华市局脱离关系来得好不是?

各种各样的念头在冯局脑子里冒出来,不到几分钟,他猛地站起身来,拔腿便冲出了自己的办公室。

途中,冯局拿出了自己得电话,给政治部的谷主任打了过去。

“老谷,忙什么呢?”

“研究上面的文件!哎,不是我想吐槽,现在有些文件啊,是越弄越复杂了,不死些脑细胞,完看不懂。”

“先别看了,一起去郑市长办公室呗,商量点事情。”

“又商量什么啊?”谷主任脑壳痛,“千万别说又是给重案大队增加人,那肯定不现实,现在的重案大队,比市局大部分的支队人都多了。再要增加,估计重案大队的警力就成了整个市局除了巡特警支队以外最多的一个部门了。”

“不是!不是!”冯局连忙说道,“重案大队肯定不能再增加人了。”

“呃……那还好!”谷主任松了口气,道,“现在郑市长在办公室吗?”

“不知道,去了不就知道了嘛。”

谷主任深吸一口气,他估计,这冯局长今天肯定是受刺激了。

平时也没见他做事这么没头绪啊!

“那行!你先过去吧!我马上就过来。”谷主任回应了一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