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飞翎此话一出,练武场上三三两两的学生们,立马向这边看了过来。

陈轩脸上没有任何表情。

一个几岁的小孩子说要找大人打架,大人只会当小孩子胡闹,根本不会当一回事。

现在的陈轩就是这种心理。

不过他倒是对景云坤的做法有点意外。

这个超级富二代,前前后后都快吃了他十巴掌了,居然还没长够教训。

“景云坤,你带其他班同学来打自己班的班主任,好意思吗?”

“陈老师,你别给我废话,我就问你敢不敢接受司飞翎的请教?”

景云坤现在可不敢和陈轩多费口舌了。

还是尽快让司飞翎帮他找回面子最好。

“陈老师不会怕了吧?”

七班的学生都在起哄。

泳池边水库水美女长发飘飘图片

“其实怕也是很正常的,毕竟司飞翎同学可是一年级排名前二的天才啊!”

王动在旁吹嘘了一句。

司飞翎并没有因此飘飘然,夸奖的话语他已经听得腻了。

此刻他的目光只锁定在陈轩脸上:“陈老师,按照学院规定,学生向老师讨教古武,老师必须无条件答应,我想你应该不会退缩吧?”

“司飞翎,不许跟七班胡闹!”

顾雨柔终于看不下去,开口帮陈轩说话。

七班请人来针对自己的班主任也就算了,毕竟七班学生出了名的顽劣。

但司飞翎不一样,司飞翎是一班的天才学生,尊师重道是最基本的要求,怎么能和七班的学生混在一起呢?

“顾老师,我没胡闹,我只是帮我朋友讨回公道罢了!顾老师您上国风课时,给我们讲过很多兄弟情义的历史故事,现在我为朋友出头,就是为了一个义字,难道有什么错吗?”

司飞翎义正言辞的说道。

顾雨柔作为一名老师,被学生说得微微一窒,她没想到司飞翎还能想到这么冠冕堂皇的理由。

“司飞翎,义气不是这么用的!首先你没有问清楚缘由,就认定陈老师欺负了景云坤,这就不对;其次陈老师没有修炼古武,按照学院规定,你不能向陈老师发出请教。”

顾雨柔思维应变也很快,立刻就想到如何应答。

“顾老师,我们都亲眼看到,陈老师打了景少好几巴掌!”

七班的学生再次起哄。

顾雨柔看景云坤脸上没什么伤痕,因此不信七班学生的话,毕竟七班学生联合起来欺负老师,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

不过陈轩却干脆利落的承认道:“没错,是我打的,景云坤不尊重老师,自然该打!还有这位司飞翎同学也一样,作为一班的学生都不尊师重道,那我不介意替一班班主任教育一番。”

顾雨柔一双美眸难以置信的看向陈轩,她没想到陈轩会承认。

这样一来,司飞翎替景云坤出头,就师出有名了。

而顾雨柔虽然觉得陈轩在外面武功高强,但是进来古武学院之后,可能还真不如一个天才学生。

“陈老师,你……”陈轩摆摆手,制止顾雨柔说下去。

而景云坤等七班学生的眼睛都亮了起来,终于可以看到他们的新班主任挨揍了。

“陈老师,你还想教育我?”

司飞翎一脸傲然之色,他还真没把一个普通老师放在眼里,“我倒想看看陈老师的巴掌神功,有没有七班说的那么神奇!”

七班学生一听,尽皆笑了起来。

他们下课后通过探听,得知陈轩没有一点古武天赋,无法修炼任何古武功法,因此便调侃陈轩打耳光的手段为“巴掌神功”。

陈轩倒没想到刚当班主任第一天,七班学生就给他打耳光起了个巴掌神功的名字,不禁觉得有点莞尔。

正当陈轩想让司飞翎见识一下巴掌神功时,又一大群人往练武场这边走过来。

“司飞翎,住手!”

一个身姿挺拔、面容英俊的年轻人边走过来,边喝道。

引得众人齐齐向说话之人看去。

“吕墨尘来了!”

“还有一班的学生和老师都来了!”

练武场上的学生们各自嘀咕道。

现在已经临近室外修炼课时间,一年级七个班的师生即将到达练武场。

只见吕墨尘带着一股凌利的气势,往陈轩这边走来。

这让景云坤他们非常惊讶。

因为吕墨尘看起来也是冲着陈轩去的。

难道陈轩还把一年级排名第一、学院排名前十的这位古武天才学生,也给得罪了不成?

“吕墨尘,我已经先跟陈老师提出请教了,你不许抢!”

司飞翎眼神一凛道。

他和吕墨尘算是亦敌亦友的关系,既是同班同学,又是竞争对手。

学院给每个学生分配的资源是有限的,而吕墨尘几乎每次都能得到最好的奖励,司飞翎只能屈居第二。

不过上次吕墨尘在原始森林被人打晕,司飞翎夺得第一,这让司飞翎产生自己即将超越吕墨尘的判断。

“司飞翎,我不是来跟你抢的,而是要你尊重陈老师,不得对陈老师无礼,现在立刻给陈老师道歉!”

吕墨尘这句话说出来,不但司飞翎愣住了,整个练武场的学生都愣住了。

原来吕墨尘竟然不是来找陈轩麻烦,反而是来劝架的?

而且吕墨尘这副语气怎么回事,怎么搞得好像很敬重陈轩似的?

要知道陈轩还是第一天来古武学院当老师,吕墨尘怎么就好像认识陈轩了一样?

众人百思不得其解。

“吕墨尘,你什么意思?”

司飞翎带着诧异,冷冷问道,“一个普通老师而已,说难听点就是不能修炼古武的废材,你忘记古武界强者为尊的铁则了?”

“你竟然敢说陈老师是废材?”

吕墨尘用十分可笑的眼神看着司飞翎。

他这位同班同学,简直不知道什么叫做天高地厚!一个星期之前,山源市外的原始森林里,陈老师连手指头都不动一下,单凭那身澎湃真气就把他震飞了。

这是何等恐怖的修为?

怕是古武学院的院长来了,修为都不一定能压过陈老师。

而司飞翎竟然说陈老师是废材,吕墨尘这就不能忍了。

他被陈轩震晕后,碍于脸面没有和同学们说出这件事。

但是当吕墨尘看到震伤他的隐藏高手,居然成为学院的老师,不管是如何进来的,他都知道该摆出何种态度。

而且吕墨尘还很感谢陈轩在原始森林里,没有计较他的无礼冒犯。

否则他早已被震成废人了。

不过司飞翎还是完不懂吕墨尘什么意思。

司飞翎心念一转,嘴角勾起嘲弄的弧度:“吕墨尘,你该不会在原始森林被人打晕的时候,连带眼睛都被打出问题了吧?

七班的新班主任是古武废材这条新闻,都快传遍整个学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