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了看肖蝶儿几眼,张扬这才说道,“李长老,咱们大概还要几天出发?”

“张少,如今孙家还在对各个参选者进行进一步的记录,顺便给诸位参选者喘息的机会,毕竟有些人在第二轮考核,受了些伤,此后还要做下动员,想必要三天之后。”稍微思索一番,李茂全没有丝毫犹豫,直接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还未等张扬说话,李茂全又继续开口说道,“当然了,张少若是着急的话,咱们可以先行一步,反正这些对您来说,不过是浪费时间。”

对于李茂全所说,张扬倒是可以理解,并不是所有参选者的实力都强到不可思议,一些稍弱的选手为了入围,难免会受些轻伤,的确是需要缓冲一下。

“好,既然如此的话,咱们明天就出发。”张扬自然是不会拒绝的,对他来说,早一步到苗疆腹地,就可以多了解一些情况,对日后的计划更加有益。

“一切按照您的计划来。”

李茂全点了点头,轻声回应了一句。

肖蝶儿等人自然也没有多说什么,时间就这样匆匆过去,一天之后,在李茂全的陪同之下,张扬等人便朝苗疆腹地进发。

“李长老,咱们大概要多久才能抵达?”路途之中,实在是有些无聊,肖蝶儿便是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按照如今的行程来看,大概还需要五天吧,至于第三轮考核,初步时间是定在八天之后。”李茂全没有丝毫犹豫,将这些事情说了出来。

“这样啊。”

听到之后,肖蝶儿眉宇之中反倒是有些担忧,其实她的心里面十分清楚,对于张扬来说,苗族大选只是一个插曲,根本就不会有任何威胁。

夏日小院儿里的小妹妹

真正有危险的恰恰是苗族大选之后,到那时,张扬面临的对手可不是同辈,而是以巫王为首的巫族,到时候什么境界的人都有,张扬一个人未必是对手。

正是如此,张扬才会想着和十二峒的

人合作。

“诸位就放心吧,以张少的实力来说,拔得头筹是必然的事情。”李茂全看到肖蝶儿的神色之后,下意识地以为她担心苗族大选的事情,于是就出言安慰着。

众人听到这里,微微一笑,并没有多说什么。

过了一会儿,李茂全仿佛想到了什么似的,忍不住开口说道,“张少,这次苗族大选的冠军奖励是由巫王亲自颁发,想来奖品不一般,甚至还有进入十二峒修习的机会,届时张少夺冠,可一定要让老朽开开眼界啊。”

听到这里之后,众人反倒是好奇了起来,特别是肖蝶儿。

“莫非李长老知道奖品是什么?”还未等其他人说话,肖蝶儿的声音反倒是先传了出来。

李茂全苦笑一声,微微摇了摇头,而后才说道,“这我倒是不知道,恐怕除了巫王之外,没有人清楚这一回事。”

说完,李茂全又别有深意的看了看一旁的宋通。

众人眼中闪过一丝异色,之前宋通也说过,这次的苗族大选和以往有些不一样,至于巫王到底意欲何为,连宋通自己都不清楚。

“张少,以您的天赋来说,倘若可以进入十二峒修习蛊术,有了巫蛊之术的加持,您的实力必定会大涨,到时候,恐怕年轻一辈无人是你的对手啊。”

就在这个时候,李茂全又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提到十二峒,张扬的神色反倒是变得更加严肃,稍微思索一番,忍不住开口询问着,“李长老,十二峒上古秘术到底有何奇异之处?”

张扬的心里面十分清楚,十二峒的上古秘术定然不凡,否则的话,萧晨也不会让他去十二峒学习,做出这种浪费时间的事情。

“张少居然知晓十二峒秘术?”

听到张扬的话之后,李茂全倒是有些惊讶,随即又看了看宋通,下意识地觉得是后者告知张扬的,神色变得恢复了正常。

上古秘术虽然是不传之密,可苗疆腹地大多数人都知晓其存在,宋通知道也不是什么奇怪的事情。

“说来惭愧,老朽活了这么久,从来没有见人练成过这上古秘术,其中的奥妙,连我都无法知晓,更别说为张少解惑了。”

紧接着,李茂全叹息一声,说出了这样的一番话。

张扬脸上闪过一丝失望,他看得出来,李茂全并不是在欺骗自己。

“不过巫王已经通知过十二峒,这次苗族大选最后通过考核的十二人,可以进入十二峒修习秘术,至于能不能练成,就要看天意了。”

说到这里的时候,李茂全的脸上倒是有些无奈,张扬等人没有发现的是,宋通见到这样的情况,眼中倒是有些异样,似乎已经明白了些什么似的。

看到李茂全满是无奈与落寞,张扬便是觉得情况有些不对劲,却是没有多说什么,心中却隐隐觉得,这似乎还另有隐情。

回过神来之后,看了看张扬几眼,李茂全便是明白前者心中所想,呵呵一笑,而后开口解释着:“张少勿怪,等我把事情的来龙去脉说出来,您就明白了。”

“这几年来十二峒日渐式微,人才更是一代不如一代,如今根本就没有人可以参破十二峒的秘法,更别说将十二秘法融为一技,而巫王却对这秘法虎视眈眈啊。”

李茂全饱含沧桑的声音传出,言语之中竟然带着一丝凄凉。

“当然了,巫王自视甚高,自然不会明强,于是就明修栈道暗度陈仓,选出十二位参选人进入十二峒研习,那八个种子选手,实际上就是巫王的棋子,但凡让他们进入十二峒,流转千百年的秘法,恐怕就要流露出去了。”

听到这里之后,张扬微微皱了皱眉头,已然明白了十二峒的窘境,让他们反抗巫王,显然也是不理智的,甚至巫王还巴不得十二峒进行反抗,这样一来,巫王便可以名正言顺出手,又何必派来八个年轻人偷学呢。

“那你们完全可以拒绝啊,何必事事迁就巫王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