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张辰租下高档公寓内。

林决然开了一瓶红酒,给张辰和自己倒了一杯。

四姐林倾城早已经困倦的窝在沙发中睡着了,时不时念几句梦话,说的似乎都是电影中的台词。

砰!

张辰和林决然碰了碰杯子,面前煎制的七分熟牛排散发着诱人的香味。

“大姐,心情不好?”张辰柔声问道。

从大姐出来后,就变得很奇怪,总是发呆愣神。

林决然摇晃着杯子,道:“就在刚刚,我接到消息,外省的经销商几乎部取消了和诗雅集团的合作。”

“能理解,黄依依一定会做什么,可这伤不了我们,我们现在主要是在省城发展。”张辰道。

林决然点了点头,又开始发起呆来。

张辰说道:“大姐,你烦心不是因为工作上的事,是因为暖暖吧?”

嫩模床上展示完美身材

林决然没有否认:“嗯。”

“大姐什么时候也操心这样的事了?你不是只求问心无愧就好吗?”张辰笑着道。

“那是你二姐,不是我。”林决然回应道。

的确,五个姐姐当中,最忙碌最有事业心的是大姐,最洒脱的是二姐,而最单纯的三姐。

“我是不是太冷漠了?暖暖跟了我十年,最后说我冷血。”

“当时你是怎么说的?”

林决然将那时发生的对话告诉了张辰。

张辰听后:“……”

何止是冷血,简直就是冷血啊!在那种时候都那么理智,不愧是大姐。

“所以大姐开始怀疑自己了?觉得自己冷酷又无情,开始检讨自己了?”张辰道。

“算是吧,我……”林决然想了半天,最后还是没说出来,聊到这个话题时,林决然总是显得手足无措。

“其实我知道大姐不是那样的人,暖暖是因为她自作自受,大姐不需要愧疚。”

“其实我清楚大姐为他们做了什么,暖暖家里的生意,几乎都是大姐你帮忙介绍的,你甚至还熬夜帮他们选购基金。”

“暖暖小舅子的孩子今年上小学,但因为户籍问题不好处理,是你亲自过去帮的忙。”

“还有暖暖的身体问题,据我所知,暖暖之前胃不好,是你带着营养师调养了她一年。”

“你只是,不会表达罢了。”张辰一本正经的道。

张辰真的觉得大姐很好,这些印象的来源,不是大姐说了什么,而是大姐做了什么。

不然张辰绝对这么用心对待林决然。

与其说林决然是刀子嘴豆腐心,倒不如说是林决然什么都不说,她一心投入工作,人情来往是差了些,但不代表她没有情感。

“怎么表达?”林决然露出一副虚心求教的表情,一双美目带着狐疑,可瓜子脸上却带着期待,那种反差萌的样子,让张辰恨不得伸手捏捏林决然的脸。

不过张辰忍住了,因为一旦他那么做了,估计林决然就要发飙了。

张辰摸着下巴想了想,比如:“比如你难过的时候说你难过,你想谁的时候,就告诉他你想他了,记得别人的生日,时不时关心一下亲朋好友的情况。”

“这么说可能也有点笼统。”张辰犹豫了一下,拿出手机,拨通了一个号码:“我掩饰给你看哈。”

说话间,张辰就给三姐林茹茹打了个电话。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头的林茹茹将电话接听了起来,张辰二话不说,开口说道:“三姐,我想你了!刚刚我做梦梦到你了。”

电话那头睡的特别香被吵起来的林茹茹的回应是……

“张辰,你有病吧?大晚上给我打电话,去死吧你!”

嘟嘟嘟。

电话被林茹茹挂断。

一时间气氛十分诡异。

张辰举着手机,一脸的尴尬。

而林决然更是一脸茫然。

这……这就是表露情感吗?

怎么和想的不太一样?

感觉哪里怪怪的啊。

而张辰尴尬的干咳一声,道:“咳咳,总之,就是这样,你想别人的时候要说出来,你觉得感动的时候也要表达出来,不要什么都藏在心里。”

“虽然三姐刚刚骂了我,但是我知道,她其实特别心暖,觉得我很在意她!”

张辰大言不惭的样子,让林决然有点想笑。

噗嗤……

终于,林决然没崩住,笑出了声。

看着大姐一脸笑吟吟的样子,张辰更尴尬了,他摸了摸鼻子,道:“大姐,我说的都是真的,不过你笑了,证明你心情好了。”

“我明白你的意思了,我会尽量改变的,不是因为暖暖,而是我的亲朋好友。”林决然一边笑一边说道,回想起刚刚的画面,林决然感觉特别的有意思。

特别是张辰那幽怨的样子,实在是让林决然觉得搞笑极了。

“大姐,差不多得了……噗嗤。”张辰说着说着也笑了。

一时间,气氛变得温馨又轻松。

然而,就在这时,门铃声忽然响了起来。

“这么晚了,谁会来?”张辰听到门铃声,不由得一怔。

“可能是徐家人,说不定是徐欢欢。”

张辰一想也有可能,便起身快步走了过去。

拉开门后,张辰顿时看到了门外的漂亮女人,暮雪。

起身的林决然也看清了来人,姐弟两人的面色顿时沉了下去。

这个暮雪竟然在这个时候来了,还找到了他们的家。

“我们这不欢迎你。”张辰收敛笑意,冷着脸道。

他对这个女人没有半分钱好感,诚小龙他们所有人的伤,虽然是黄润直接造成的,可如果没有暮雪,根本不会发生这样的事。

张辰都想好了,明天就把暮雪的那些黑料给放出去。

噗通,在门口的暮雪二话没说,一下子跪在了地上,如同一条狗一般,她颤声哀求道:“张先生,林小姐,对不起,真的对不起。”

“求求你们给我一个机会,我,我愿意归顺诗雅集团,我愿意成为诗雅集团的代言人。”

她的苦苦求饶,顿时让林决然一怔。

而张辰倒是没什么反应,张辰清楚,现在的暮雪已经走投无路了。

“不好意思,暮小姐,我给过你机会,但你没有抓住。”张辰看着暮雪那张妖艳的面庞,没有任何心软。

“告诫你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