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怕什么?有我们在。保们无事。”

护卫头子嗤之以鼻,拿出一把灵器来,竟然是一个法阵。

他启动法阵,想将众人给保护起来。

结果发现大事不妙,大漠之中灵力凌乱,法阵根本就布不起来。

这下子,公子哥一伙人可就慌了。

还好林晓东想出一个主意来,他拿出一根绳子来,把大伙儿绑在一起。

这样一来,沙海就不会把人给吹散了。

公子哥们有防御符,倒是能保证安全。

林晓东让王安杰拿出防御符咒来,给巴扎贴一张。

“林公子,我们必须得移动,否则一定会被沙海给埋了。”

巴扎提醒着林晓东道。

巴扎现在才发现,他带的这两帮人,竟然都有修士,也不知道他们来大漠里干什么!

骄阳下如花美女翩翩起舞照

“那我们走,我在前面带路,们跟着我!”

林晓东答应下来,当真就一马当先,在前面拖着一行人前进。

两位公子哥还故意使拌子,反方向拉着绳子,想看林晓东出糗!

结果没想到,林晓东就像一辆坦克,那怕挂着十几个人,照样拖着他们前进。

吴家两兄弟直接懵逼了,被林晓东力大无穷的实力给惊呆了。

林晓东负重前进,拖着十二个人走了整整两小时,还没有走到绿州。不过,却在前面发现了一个土房子。

那可是个避风沙的好地方。

林晓东带着一群人,走进了土房子里去。

“这里是前辈们建下来的房子,极为坚固,大家就在这里休息吧。”

巴扎把门关上,点上灯,屋内瞬间变得温暖起来。

“真倒霉,白天遇到沙尘暴,晚上又遇到。这日子一看就没有挑好。”

吴春丰斜睨着林晓东,话语中带着责怪。

“林晓东,挑这么个日子,像不是想害死我们啊?”

吴功也跟着一起指责林晓东。

这些家伙,刚刚若不是林晓东他们就得被沙海给埋了,不感谢林晓东就算了,竟然还有脸责怪,真是无耻。

好在林晓东早就习惯了无理之人的攻击,淡然回应道:“我好像没有邀请们跟着一起来吧?”

吴春丰和吴功顿时尴尬了!

“们这些人真无耻,没有林大哥,们能活着到这里吗?”

王安杰看不下去,怒气冲冲的道。

“别把自己想得太重要,就算没有们,有我们在,一样能保护四位雇主的安全。”

“什么大风大浪我们没见过?区区沙尘暴就想困住我们?”

护卫们站成一排,不以为然的道。

“王兄,没必要跟他们争吵。”

林晓东劝解王安杰,看了吴春丰他们一眼,道:“这样吧,如果们觉得我想害们。那明天风沙过后,我们分道扬镳怎么样?”

“向导就一个,让我们离开,想害死我们?”

“绝对不可能,我们对大漠不熟悉,必须是跟着向导在一起。”

吴家两兄弟立马耍赖,怎么着也要跟着林晓东一起走。

“那就别嚷嚷了,趁着还有些时间,赶紧休息吧。”

林晓东主动守夜,让一行人去休息。

半夜的时候,巴扎来到林晓东向边,递上来一壶烧酒。

“应该再睡一会儿!”

喝了一口烧热,火辣辣的,感觉全身都快冒烟了。

“老了,全身都是毛病,睡不踏实。不如去睡一会儿吧,我来守夜!”

刚才林晓东可是拖着十二个人在前进,巴扎觉得他应该很累,特意来接班。

“我刚才在打坐,那就是在休息。”修士完全可以不用睡觉,一边修练一边冥想就等于是休息了。

“林公子应该也是修士吧?”巴扎道。

“跟一位仙人学过几年。”

林晓东随口道。

“羡慕们这些有机缘修练的人,我这种人,这辈子也就交待了。只能希望下辈子投胎好一些了。”

巴扎苦笑一声,对人生极为无奈。

生活在这个世界里,修士遍地走。如果还是个普通人,讲真,活着确实太悲哀了!

这就好比在一个文明国度里,人人都能读书写字,而依然是个文盲,这感觉有多感受想想就知道了。

林晓东不知道怎么回答,这种事情,讲究机缘,他就算现在教巴扎,巴扎人生也不够了。“林公子,我得感谢刚才救了我们所有人一命。没有,我们绝对会被沙海给埋掉。在那种情况下,就算是修士,存活机率也很低。那些家伙对大漠不理解,以为能跟老

天对抗,就当个笑话听,别跟他计较太多!”

巴扎还真没有说错,这大漠的沙海极为恐怖。有扰乱天地灵力的能力,修士被埋,还真有可能死在沙海中。

“巴伯,沙漠之鹰处,夕阳落下时,到底是一副什么样的场景?”

林晓东一直没搞懂,这句话到处是在描述一副什么样的场景,巴扎见过,他想问一下。“那是一个传说。我有幸见过一次。听着像句诗,但却极为凶险,那是由沙海组成的一个图案,多少年来,一直在大漠中出现。见到的人可能很多。但见到后还能活着的人

,可就没几个了。我也是侥幸活了下来。”

巴扎回想往事,眼中流露出害怕之色来。“我得先跟我说,我虽然答应带去找那地方。但我只会带到边缘地带,不会再深入了。后面的路,得由自己去走。但我必须得提醒,那地方真的很危险。听说有鬼

魂出没,吃人不吞骨头,别卷进去了,就别想活着出来了。”

巴扎一脸严肃的道。

“多谢巴伯关心,不用劝我了,我已经考虑清楚了,就算豁出性命,我也要去闯一闯。因为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到那里去办!”

林晓东淡淡回应道。

真是没想到,妖人基地竟然搞得这么神秘了。

看来在万尊空间这里修真世界里,那些妖人也知道害怕了,把基地藏起来了。

“竟然去意已决,想来已经做好心理准备了,那我只能祝成功了。”

巴扎也就不在劝了,跟林晓东喝起酒来。沙尘暴刮了一晚上,好在有这栋土房子,让林晓东安然度过一晚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