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怎么回来了?害怕了?我还以为你很厉害,不用跟我们一起呢。”温子恬一脸鄙视的道。

“大家有没有发现,这小子挺能装,啥本事没有,却老是跟仙师抬杠。”

“确实是这样,一直跟仙师唱反调,结果呢,还不是得回来找仙师保护。”

“真有种就别进法阵里来,没法阵保护看他能活多久。”

众人一阵嘲讽,戏谑的看着林晓东,以为林晓东害怕了,要到法阵里来。

苏阳一脸得意,神气的道:“以后少跟我装知道吗?再装我就不让你进法阵,让鬼吃掉你。”

林晓东点了下人数之后,脸色大变,冷声道:“你们这群蠢货,难道没发现又少一个人了吗?”

众人听了震惊失色,赶紧数人,不得了,还真是又少了一个人,现在所有人加起来,就只有十三个人了。

“啊……有鬼……马开放不见了。”一直陪在马开放身边的女模特惨叫一声,整个人瘫在地上。

“一个大活人,怎么就能从我们面前消失掉了?”

“天了,我们今晚死定了,真撞鬼了。”

众人脸色大变,吓得心在狂跳,“砰砰砰”地,自己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了。

长发系清纯美女气质清冷唯美校园写真

“怎么回事?不是说了在法阵中,就不会有事吗?”另一个美女模特看向苏阳,有气无力的质问道。

“到底怎么回事?你还能不能保护我们?”温子恬也被吓得不轻,气得拎住苏阳衣领,怒吼着问道。

“温施主请冷静点,请听我解释好吗?”

苏阳也不好过,心里一直发虚,他已经做好独自逃走的打算了。

“妈拉个巴子,我警告你,今晚你必须得保护好我,我死在这里,就算你是修士,我家族也不会放过你。”

为了性命着想,温子恬威胁起苏阳来,逼苏阳尽力保护他。

苏阳挣开温子恬手掌,保证道:“温施主放心好了,有我给你的护身符在,你绝对不会有事。”

“那我们怎么办?你是不是也得给我们护身符?”

“快点拿来,我们也要护身符。”wavv

众人围到苏阳身边来,推拉着他要护身符。

“别费力气了,那东西没多大作用,真被盯上了,护身符也保护不了你们。”林晓东叹息一声,好心提醒道。

可是,没有人相信他的话,还在一个劲逼苏阳拿出护身符来。

这种东西,安阳还真不少,一人给了他们一张。

那玩意,就跟去道馆里求福送的护身符一样,只有心理作用,毫无实际效果。

“好了好了,现在大家都有护身符了,都不用怕了。咱们抱成团,一起离开这里。”苏阳不安好心,他这是打算让这些人去当炮灰,给他开路。

早就吓破胆的家伙们,缩成一团向外走去。

“别犯傻了,不除掉邪灵,谁也别想出得去。现在我们能做的事情,就是乖乖陪邪灵玩游戏,把邪灵给引出来。下一场游戏时间快到了,赶紧找地方躲起来才是正事。”

林晓东提醒过这些人这后,就拉着冯雨舟找地方躲藏去了。

林晓东现在也是很苦闷,他空有一身本事,却无处使。邪灵一直没露面,他又察觉不到灵力波动,想收拾邪灵都无从下手。所以,他也只能老老实实听话,陪邪灵玩游戏。

他是很想救人,可是那些家伙不相信他,不听他的话,这真让他无可奈何。

这不,大厅里这些家伙根本没听林晓东的话,继续抱团往外走。

“嘭!”

刚刚走到门外,一声巨响,一圈黑光闪动,将他们弹得倒飞回去。

还好,只是把人弹回来,并没有取走他们的性命。

这下子,众人总算是意识到大难临头了,无处可逃。

“你个浑蛋,你就是一个骗子,什么千里眼顺风耳都是在骗我们。那五个人根本就不是卷财逃走,而是在古宅里被鬼吃掉魂魄了。”一个大胖子冲上去,指责着苏阳道。

大家都醒悟过来,都知道他们被苏阳给骗了。

苏阳极为尴尬,焦急的道:“我骗你们,也是不想让你们引起恐慌,团结在一起才有活路啊。只要你们跟在我身边,我保证你们不会有事。”

恐惧感已经折磨得大家筋疲力尽了,他们提不出力气来指责苏阳。

害怕,恐惧,未知的怪物,这一切填满了众人的脑袋,让众人越想越怕,身体忍不住的一直在发抖,有几个人甚至都吓尿了。

此时此刻,在众人心里,只有绝望,无尽的绝望!

他们不知道怎么办,只有麻木的挤在一起,相互取暖。

这种情况下,深深的恐慌感让他们不敢分开。

“来来来,大家坐在一圈,手拉手不放开。我就不信我们团结一致,还会有人消失。”苏阳脑子灵光一闪,就想出这个主意来。

大家想想也觉得不错,就照着住了。围成一圈,手拉着手,迷茫的也不知道在等着什么。

哭声,叫声,牙齿打颤声,汇集在一起,展现着一副穷途末路的景象!

只到现在,这些人还是不相信林晓东,并没有人一个人找地方躲迷藏。

每一分每一秒都是煎熬,麻木的他们,感觉每一秒都过得很缓慢。每一个人都不知道接下来要怎么办?要如何才能活着离开。

他们唯一能做的事情,就只有祈祷,希望鬼能放过他们。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一阵脚步声传来,吓得大厅里的众人心惊胆战,还以为鬼来捉人了。

结果不是,是林晓东和冯雨舟回来了。

众人都极为意外,想不通为什么这两个人能一直安的活到现在。

林晓东扫了一圈坐在一起的众人,凝重的道:“又少了一个人。”

没错,那怕这些人围成一圈,手拉手,但还是少了一个人。问题是,明明少了一个人,剩下的这些人竟然没有察觉到,连点感觉都没。

更怪的是,这些人围起来的圈子并没有空出地方来,他们的手也是拉在一起,并没有谁的手松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