玄域,血炎皇朝,诸多皇朝势力之一,在整个玄域当中,血炎皇朝属于极强的皇朝级势力,影响力巨大,有着十多个附属级皇朝。

此刻,血炎皇朝某座城池内,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气氛很严肃。

街道上,每隔一刻钟就会有数量众多的铁血士兵路过,像是在搜寻什么人。

每条街道上的告示栏上面,贴了一张画像,画像是一位有着沉鱼落雁姿色的女子。

很难相信,这等绝色佳人竟然会上告示栏被通缉。

城池的某间客栈,盘坐着一位英俊儒雅的青年,正是陆尘。

陆尘刚来玄域没几天,他没藏着掖着,用本来的面貌示人,反正诺大的玄域,认识他的人很少。

陆尘在修炼,运转功法,汲取天地灵气,增强修为。

夜已深。

突然房门嘎吱一声,吸引了陆尘的注意力,一道曼妙的人影,在月色下走进他的房间。

“漫长夜色,妹纸心痒难耐,莫不是看上看本帅哥了”陆尘睁开眼睛,极为自恋的说道。

他的瞳孔在发亮,能够夜视,进入房间的女子面容看的清清楚楚,是一张明艳动人的俏脸,尤其是身段窈窕,曲线玲珑,小蛮腰如同一株雪莲般摇曳。

枫林里爱照相的清纯美女图片

陆尘突然说话,惊动了佳人,后者手腕翻转间,一把匕首出现在手中。

匕首在黑夜中闪过一道寒光,速度快准狠的朝陆尘的眉心刺来。

陆尘伸出手掌,屈指一弹,只听见清脆的声音,匕首被陆尘弹开,叮的一声,深深的陷入房门当中。

女子手中匕首被陆尘一指弹弹飞,有着短暂的错愕,很快就反应过来,挥动芊芊素手,朝陆尘的面门打来。

陆尘抬手间,与其碰撞一掌,迸发可怕力量,震得后者退后数步。

女子眼眸中带着异常震惊的神色,这房间里面的主人这么那么强大,本以为只是某家族的纨绔子弟,实力却异常强悍。

“怎么,被我戳中心事,想要杀人灭口不成”陆尘摇头晃脑般说道:“从没见过你这般急色又狠辣的女子,被发现之后立刻下手,你不是馋我身子吗,为何要杀我,难道更喜欢和尸体….。”

“闭嘴”

女子羞恼无比,一张俏脸铁青无比。

这房间的主人怎么那么欠揍呢,说着,抬起芊芊素手,一抹火焰在手中凝聚,然后越聚越多,最后化作一根火焰鞭子。

火焰鞭子如同火蛇般扭动,在女子的挥动下,发出啪的一声脆响,然后鞭子迅猛的朝陆尘的身上打来。

“咦,灵火”

陆尘眼神闪了闪,对方动用火焰能力的时候,他感受到了可怕的高温,这不是寻常的火焰,绝对是灵火级别。

陆尘只见缭绕一缕黑焰,以肉眼可见速度蔓延,覆盖手掌,随后伸出手掌,直接抓朝鞭子抓去。

然后,稳稳地抓在手中。

女子的脸上当即露出冷笑,她的火焰岂是寻常火焰,而是师父为她寻找的灵火,就算是一般的王境也不敢徒手抓取灵火,这是玩火**的节奏。

不过很快女子脸色大变,因为对方不仅没事,反而她感受到灵火本源在以极快的速度减少。

这个时候她终于发现了,这房间主人的手掌,缠绕着漆黑如墨的火焰,这缕火焰感受不到一丁点温度,但是却在疯狂的吞噬她的灵火本源。

女子大骇,连忙散去了火焰。

突然间,心中发寒,一股极度危险的气息充斥她的芳心。

紧接着,只感觉自己的纤腰上面,多出了一只温热的大手,同时一句懒洋洋欠揍的话语传入耳中:“啧啧,女色.狼你的身材不错啊,加上一张还过得去的脸蛋,追求者应该很多吧,为何要馋我身子呢。”

“玄域居然还有如此无耻之人,才刚来玄域就遇到了女色.狼,果然,男人在外一定要注意安”陆尘摇头晃脑的说道。

女子大力的挣扎起来,心中气的吐血。

到底谁无耻啊。

“放开我”

女子浑身迸发气息,爆发出可怕的能量波动,想要把陆尘给震飞。

可是,以她的力量对于陆尘来说,还是太弱小了。

陆尘闪电般的捏住对方的皓腕,如同一把铁钳紧紧捏住,微微用力,女子便发出一声痛叫,本来浑身欲爆发出来的能量瞬间破功,快速散去。

“想馋我身子,没门”陆尘说道,手化砍刀,击打在女子的脖颈。

女子眼前一黑,感觉天旋地转,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

陆尘也没有怜香惜玉,任由对方噗通一声,与地面来了个亲密接触。

毕竟这是想要杀自己的人,陆尘怎么可能怜香惜玉。

不过,陆尘满脑子费解之色,不明白他刚来玄域,怎么就遇到了有人要杀自己。

按道理来说,玄域应该没有人和自己有仇啊。

想了想,他拿出一根漆黑的丝带,把女子捆的结结实实。

随后,倒在床上,闭上眼睛睡觉,很快,呼吸便顺畅起来。

第二天一早,白玲珑感觉浑身冰冷,尤其是脖子处,巨疼无比,仿佛被什么重物敲打过一样。

突然间,她惊醒过来,浑身动了动,感觉到了一股束缚力,发现自己的身上缠绕了一件法宝。

“采花大盗,你终于醒了”一句突兀的声音,传入白玲珑的耳朵里。

白玲珑抬头,对上了一双灿若星辰的眸子,这双眸子仿佛会发光一样,明亮无比。

“放开我”

白玲珑大力的挣扎起来。

“采花大盗,我为何要放开你”陆尘笑眯眯的反问道。

陆尘盯着这个被他捆的五花大绑的女人,早上醒来已经从外面了解了这个女人的一切。

女子名叫白玲珑,是丹心宗的传人。

玄域丹心宗与血炎皇朝整体实力相差不大,又是是敌对关系,白玲珑独自一人跑到血炎皇朝刺杀了两位皇子,引得血炎皇朝震怒,如今皇朝的人都在搜寻她的下落。

“采花大盗,谁是采花大盗”白玲珑脸色冷冰冰的问道。

“当然是你啊,除了你还能有谁”陆尘懒洋洋的说道:“你昨晚闯进我房间,想采我这朵鲜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