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先生,您没事吧?”

听到祁国伟关怀的声音,陈轩回过神来,语气平和的道:“我没事,犯人不愿招供,自己咬舌自尽了。”

“原来如此,那就有点可惜了。”

祁国伟没有询问陈轩动用了什么手段,只是略微表示遗憾。

陈轩听出祁国伟的意思,当即致歉道:“祁局,不好意思,犯人自杀,你们警方不好向外界交待。”

“没事,这些就交给我们来处理吧,请陈先生先救治儿童。”

既然犯人已死,祁国伟也不会纠结这一点,而是以大局为重,希望陈轩能够拯救280名儿童的生命。

向外界交待犯人自杀的事情,倒是次要的。

这就是祁国伟和俞飞彤的区别,虽然俞飞彤也希望儿童们能够痊愈,但她对犯人自杀这事耿耿于怀,如果不是陈轩私审犯人,就不会造成这样的结果。

“陈轩,以后不要那么冲动了,审问犯人的事情,还是交给我们警方来做。”

俞飞彤这句话故意说得非常重,就是想让陈轩意识到自己的错误。

不过陈轩看也没看她,而是大步流星往外面走去,他接到了许令河的电话。

雨后的短发极品少女气质纯洁

俞飞彤在后面跺了跺脚,祁国伟示意她冷静下来。

两人走出房间后,看到陈轩正在和许令河说话,林田慧也在那里。

“陈先生,您要的星海花,我已经部运过来了,接下来该怎么做?”

许令河态度诚恳,语气则显得很忧急,显然也是为280名儿童忧心。

陈轩语速极快的道:“把星海花拿进教室里,我当场配药。”

“好的,小慧,你让员工们把星海花搬进来。”

许令河转而对林田慧说道。

林田慧点点头,快步走出幼儿园门口。

一大群记者围上来想要采访,都被警方和龙飞的手下拦下来。

这些记者们都很好奇,平时不怎么露面、低调至极的年轻企业家许令河,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他们非常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但是一直被拦着,只能在外面干等。

陈轩走进教室,等许令河的员工搬进来一盒盒盛放星海花的药盒后,便让金老带着天海市部精英医生,用他的药方现场配药。

而陈轩自己则给280名儿童施针,做初步治疗,以便患病儿童们的身体,能够更好的吸收药效。

好在这些儿童虽然患上怪病,但并没有像段炎洪少那样,拖延一个晚上才求陈轩医治,因此陈轩有足够的时间,只要他施针的速度够快。

刚才审问厨师,也只花费了五分钟时间。

只是他施展渡劫神针,需要用到无上仙气,给要给奖金三百名儿童施针,肯定有不小消耗。

因此陈轩施针的同时就在想,此次案件的幕后黑手,这样针对他,难道是想削弱他的实力。

等他成功救治280名儿童,消耗仙气后再出手?

如果真是这样,那个幕后黑手可真是费尽心思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陈轩给150名儿童施完针,抬头一看钟表,已经过去了六个多小时。

这还是他神贯注、以最快速度施针,才能在六个多小时内完成对150名儿童施针。

剩下130名,必须在五个小时内完成,否则神仙难救。

因此陈轩施针的速度更快了,超越了他以往施针速度的极限。

虽然陈轩早已将渡劫神针运用得出神入化,但这种施针速度,还是非常消耗心神体力。

金老等人已经配好了药,除了给儿童服药的,剩下的人都在一旁观摩陈轩施针手法,每个医学专家看得尽皆一脸佩服。

如此神乎其神的针灸术,世间只有陈神医才能做到!如果今天没有陈神医,恐怕整个天海市的医学专家,就得集体向儿童的父母们和天海市民众谢罪了。

不过医学专家们看着陈轩一人施针,非常辛苦,又帮不了忙,内心也是非常惭愧。

只能按照陈轩的指示,给施完针的儿童们服药。

而陈轩的配药,搭配针灸术,起到立竿见影的效果。

前面的150名儿童,服药之后病情缓解了许多,除了身体有点虚弱之外,没有任何生命危险了。

见过半儿童脱离危险,金老等医学专家弹冠相庆,陈轩也暗暗松了一口气。

万幸他的配药没有任何问题,星海花也足够用。

进来查看情况的俞飞彤,看到星海花真如陈轩所说,是最重要的药引,她的内心又是后悔又是后怕。

如果昨天自己真的阻止陈轩采购星海花,今天280名儿童无法及时服药,后果不敢想象!果然,术业有专攻这句话并不是假的。

虽然她觉得陈轩的侦探能力一塌糊涂,但人家在自己的领域,可是被人尊称神医的!说星海花有用,就真的有用!花费几百万采购,挽救280名儿童的性命,实在太值太值!“陈轩,对不起。”

俞飞彤走过来诚恳的道歉。

“嗯。”

陈轩头也没抬,甚至不知道俞飞彤过来了。

他的心神部投入给儿童施针之中,若是稍微分神一秒,导致施针速度下降,就有可能有一名儿童无法及时施针。

俞飞彤见状,也不敢打扰陈轩,走出去给家长们汇报喜讯。

听说有过半儿童成功得到救治,家长们的神色终于稍微缓和一些,但他们心中的大石头还是无法落下。

因为谁也不知道,自己的孩子是不是那过半儿童中的一名?

而警方又不让他们进去看,每个家长都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不知不觉,又是四个多小时过去,如果陈轩转头看窗外的话,会发现夜色已经降临这座二线城市。

但是现在正是施针的紧咬关头,只剩下十几名儿童了,陈轩哪里还有空考虑现在是白天还是晚上?

他双手十指翻飞,竟是一心二用,左右手同时给两名儿童施针。

这是陈轩考虑时间紧迫,逼不得已才能这样做。

因为渡劫神针的施针难度非常高,一心二用是非常冒险的,一不小心可能会对儿童造成伤害,此刻的陈轩仿佛在刀尖上跳舞。

好在最终,他成功做到了一心二用的施针手段,给最后一名儿童施针完毕,抬起头来时,有那么一秒钟时间感觉天旋地转,实在太累了!但是陈轩的嘴角,却是勾起欣慰到底笑容。

古语有云,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而他今天,整整救了280名儿童的性命!这是古今多少医者,都想完成的壮举!大医精诚,不过如此。